Sunday, September 20, 2009

似乎我缺少了一件事

從來沒有如此認真的在生日許願,因為我知道我缺少了一件事。

在不斷重覆的任性,我渡過了廿四年頭。很多事情,我都得到庇祐,我一直都是幸運的,這點自己清楚不過,雖然我會如常感恩,但那種僥幸感時常令我難受。天生就有逃避責任的本能,有時會騙過別人,有時甚至能騙過自己,而這點自己是清楚不過的。朋友都說,我做的事總是出人意表,我時常提醒自己,如果我想做的,都可以做到,哪怕是再出人意表,哪怕再南轅北轍的事,我都敢做,而且為做到而感到快慰。中學時,我說過平凡不與精采的對立,平凡也是精采的一種。那時我抿著良心,騙過自己。其實自己最想追求的,就是一種不同,有別於人的生活。現在有種感覺慢慢滲出來,這感覺不是霎時的衝動,而是那種終有一天降臨的形態。這一兩年間,我老了很多,我很累了,或者我堅持的信念,是時候需要改變,其實也不應歸類為改變,或者是一種整理。

我不再求變。如果每個人一生有十個階段,而十個階段應該大至平均分布,很多你這刻想做的事情,其實不應發生於你現時的階段,而你卻焦急無比,最後只能濃縮一切,變得短暫,錯過了細味的機會。責任,這二字就是浮現在眼前,不知何時開始,我總是予人一種缺乏安全感的感覺,其實這點自己最清楚。我不再求變,也不會對現時的我作出要求,所以表面上是不能被察覺的。

最後我學會將一件事埋藏於心底,將它留給我的愛人,留給家人,留給自己,直至老死。守護,這二字浮現在眼前。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