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4, 2009

這也夠奇怪了吧!

昨天晚上,正確說來是傍晚,我跟著那位瘦削的朋友到西貢拍攝。天氣起初悶熱得很,我們走過荒廢的小學,小學建於小山玻上,殘舊不堪,但安份的守在小山玻。原來的石造的滑梯,表面經過風雨侵蝕再也不平滑。天氣悶熱得很,秋天不應如此。
吃過小餐,走到碼頭。天灰藍,漸黑,閃電,最後下雨。雨如平常一樣,總是越下越大,黑夜中的拍攝,我們對光更敏銳,只要是閃進眼簾,我們都珍而重之,因為除了光,我們別無可拍。大雨,酒吧餐廳絮語,音樂,最後都走耳朵。那一刻我們躲避雨和雷,就站在露天酒吧餐廳的門口。雨粉還是飄到我身上,涼快,實在涼快。心裡特別平靜,已經忘了多久沒有感受到的平靜。獨白悠然自起:

呢晚我企係西貢碼頭既露天餐廳門口,雨落得好大。同平時一樣,我無帶摭。老闆走出黎,將兩個寫左是日晚餐既招牌,放番入鋪頭。就係同一時間,我係半開既門中間見到妳。我諗緊我應唔應該入去同妳打聲招呼,但相比起黎,我諗我都係會揀企係出面。嗰晚我無戴錶,所以我唔知企左係餐廳出面幾耐,可能落雨,餐廳無咩人出入。直到老闆出黎收鋪,我先知道岩岩出來既人入面,其中一個就係你。

1 comment:

西貢 said...

i am the skinny guy....your VO is wonder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