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1, 2009

害怕

我經歷了最害怕的一晚。

事隔兩年多,我會拍出甚麼樣的片子。昨晚友人說,拍電影最寶貴的,就是從不同階段拍下的片,都有一些變化。而當中的變化就是自己最寶貴的事。我很期待,這會是甚麼的一回事,我想我也無法估計,我比從前更難捉摸。但我知道這個能夠代表到這時候的我,我就知道是這樣,就是知道。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