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6, 2009

你知嗎?昨晚下了一場很大的雨!

你知嗎?昨晚下了一場很大的雨!就在你睡醒之前。雨點有節奏的打在冷氣機,打在窗框,打在樹葉,可惜沒有打在我身。我懷疑雨水真正的目的,理應物理現象是沒有質疑的空間,但突如其來的雨,有著令人懷疑的衝動,至少對於我個人而言。我問,雨水,你們平常聽什麼音樂?雨水默不作聲,卻滴滴答答響。一片雨雲飄進我的房間,從窗戶的空隙融進,房間內的氣溫不變,但濕度愈來愈高。抽濕機比我更早發現房間的濕度變化,同樣地,電子的事我從來不過問,電子的複雜性是看得到的複雜,我不能視而不見。雨水開始打在我身上,我問,雨水,你們平常都聽什麼音樂?雨水默不作聲,卻滴滴答答的響。一切就在你睡醒前發生。

Sunday, August 23, 2009

放大假

我要放大假了。

好想去一次很長很長的旅行,但不想一個去。其實也沒有機會去旅行的,要拍的始終要拍,未拍的也會有拍的一天。可能是拍拖,或者可能是拍戲。他媽的要實幹起來了。

Wednesday, August 12, 2009

我在奧克蘭

在奧克要待三個晚上,把手頭上的工作儘量完成,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在此特別通告,<老頭子>確實擱下了,因為九月打算要拍一條短片,要專心一致。跟愛情的態度一樣,如果我要做好一件事,我會不自覺地犧牲其他東西,這好比一種儀式,雖然這處理的手法有點幼稚的理所當然,但這就是我,再幼稚也是我。我跟祖蓮學的。(雖然她正好與幼稚相反)

最近加入了公司的義工隊,幫忙一下攝錄的工作。才發現拍攝原來是我的專業,在那時候我會比較有自信,比起現在的工作,當談到這事,我再也不能詐傻扮矇。不能無知的日子,有點不習慣。

Wednesday, August 05, 2009

來一點意外

莫怪我

完整無缺的身子
刺上一刀
事情就會隨之而生

傷口五吋長
劃過前臂
看得到肌腱
我把傷口按著,把血先止著
毛巾都染得紅紅

等著癒合的時間
口有點乾
天也亮

一點也不意外

Tuesday, August 04, 2009

起伏

生活一直都調整得不好,糜爛的生活,一直持續失敗。機會在身邊一一擦過,但我沒有抓緊,反之被它們擦得皮開肉裂,我似乎在等待著什麼。會看完的書,已經看完,來不起勁讀的書,也沒有心情把它看完。把它擱在一旁,說著還未到時候,請你耐心等候。腦袋確實有點麻!

開一本書,試試看!

巴爾札克與小裁縫

那時候,我開始喜歡上周迅的小裁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