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6, 2009

北京時間,清晨五時十四分。

我真的睡不著,看看<遠方的鼓聲>,看看貓王在Youtube 的影片,也睡不著。就是睡不著,唉!

心裡為著即將要開始的短片煩惱,裡面就是缺少了一個方向。我可以寫很多,可以有寫不完的文字,但劇本就缺少了一個方向,而沒有方向的話,我就不能動筆。只怪當初未有把那強烈的感覺抓著,悔恨。在看<遠方的鼓聲>時,我突然掛念著村上的小說,並不是這書沒趣,而是他的小說,不多不少會刺激大腦,但一想到這裡,就會一種內疚感,一種走捷徑的內疚感,你明白嗎?他說,只要寫一下別的東西,例如日記,散文,遊記,甚麼文字都好,寫膩了,你便會想繼續寫小說。唉!可惜我有<老頭子>在,這樣只會令我想起老頭子的事。怎麼辦?

不然,看齣戲吧!即管試試看。

2 comments:

女流氓 said...

作愛有助入睡

張懷碑 said...

但甚麼有助作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