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3, 2009

北京時間,六時五十分。

我再一次錯過睡覺的好時機。用睡眠的時間又把一本書看完,書一直是看到一半的。今天(應該是昨天),友人到訪看到此書的封面被吸引,雖然她並沒有說出,但我就知道這本書吸引之處在於封面,書名也包括在內。 <艾蜜莉之東京未婚妻>,真是每個字都吸引的書名,特別是女生難以抗拒的書名。

內容就是一個比利時女生和一個日本男孩在東京的愛情故事,並不是內容沒趣,但我真的不願意在美好的清晨,要自己把內容總結一番。買下這書的衝動也是源於一位日本女生,但這感覺也只能永遠藏在買書的一剎那,不長久,但真誠。我飛快把書K完,原因是,友人想借這本書。再簡單不過的理由,因為即將分別,我們更珍惜,老土但合理。

今天下午,我要到杜拜。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一個只能從同事間的相片略知一二的國度。然而,所有的相片都是同一個旅游點,多沒趣,但畢竟作為亞洲人,看到沙漠這景觀,也應該興奮一下。我並不認為我會是例外的一個。

距離預定響鬧的時間還有四小時,我在想,到泳池游水還是睡四小時,那樣比較健康?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