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01, 2009

強烈而罕有

試想想,一個很大很大金字塔,大得比一般金字塔還要大。

那你會想像站在它的底部看不到頂尖,還是站在頂尖看不到底部?

被召到溫哥華工作,不對,應當說成被召工作到溫哥華。在公司裡,一頭霧水,我們香港的員工,每次出發,意思是從香港出發,我們都會有出發的感覺,回程時,也必然有回家的感覺。但這程機,我是跟著以溫哥華作為基地的同事出發的,意思就是,他們是回家,我是離開。當然懷著不同的心情,並不直接影響工作的表現,或者就根本沒有把兩者拉上關係的必要。而我們穿的是一樣的制服,做的是同一回事,乘客也是安分作為乘客的身份,有些回家,有些離家,有些轉機,所以就這事看來,我的確沒有必要把這兩種截然不同的心情拉上關係。可是,對於一些實際的問題,我還是覺得要細心考慮的必要。他們下班後會回家,那我一人應該怎樣到酒店呢?那我回家時,我在哪裡跟另一班離家的人集合呢?

在公司的簡報室,我等著等著也等不到他們,走到空服員控制室櫃台前,有一班同事在找一位還未出現的人,一位蠻漂亮的女人就問:你是RYAN嗎?我說我是,我也在找你們啊。但從電梯正來著另一位男生,另一位男同事就問,那他是誰啊?我立刻就表明身份,你們是去溫哥華嗎?我們到新加坡的。原來一場誤會,這年頭壞人可多著呢!蠻漂亮的女人,她以後就會記著我是去溫哥華的RYAN,不是任何一個地方,只是溫哥華,而我就莫名其妙的背著,到溫哥華的RYAN的身份,出發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