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6, 2009

就是這種感覺

很快樂的一天,或者美好不是每天都發生,但這感覺,一天就夠我回憶很久,很久。

突如其來的duty,到首爾逗留了一整天,本來帶著兩本書準備K書(台灣的煲書說法)。一本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 九把刀 著,另一本《甘地與印度》 Gianni Sofri 著 李陽 譯 。結果都是在不應讀書的睡眠時間讀罷那本九把刀的,害我面對著乘客在釣魚,但打從心底說,這本書,我讀得太合時了。

讀九把刀的青春愛情小說挺爽的,因為他確實寫出唯有青春獨享的愛情,多點輕狂,少點愛情本身是何物這課題。縱使文筆不是十分讚,也沒有帶給我久久未能釋懷的感覺,如村上君的書,但年少的回憶總是被他寫下的傻勁勾起,這傻勁足以蓋過一切俗套。我也慶幸我也青春過,我也擁有過“妳”和“我們”。

拆解九把刀的這一系列的書《後青春期的詩》,《打噴嚏》,《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我看到的是一個自小就想比別人特別的人,並且因著這想法而付諸實行的人。我記起,我小學時也沒有甚麼志願,每次觸及這話題,我只會用肯定的語氣說,我要做一個好人,比別人特別的好人,確實是非常的肯定的語氣啊。而這潛意識其實就是說,要當超人,英雄之類的東西,但畢竟我只是個受著刻板九年免費教育的人,所以深深明白太虛幻的事,在這兒是丁點也沒有存在價值的,而正好好人這詞,說曖昧也可,說直接也可,蠻合我口味。

年紀越大,要走的路也越窄。我想以我個人感受,去剖析一下要當特別的人是怎樣的。
真正想成為特別的人,會擁有別人不可能擁有的感動,會想到別人不可能想像的想法,會遇上別人不可能遇上的事,會有別人不可能有的毅力,會看到別人不可能看到的東西,會有別人不可能有的一般幸福。等一等,這個不對,要糾正一下,應該是不可能會有別人一般有的幸福,取而代之,我們只會有別人不可能有的孤獨,孤獨得自以為是上天註定的孤獨。

可悲的一個特別普通人。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