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03, 2009

老頭子(四)

身體有點累,必須來一個熱水淋浴,使我體力回復。曾經聽說熱水浴會對生育能力有影響,這跟男生翹起腳坐時,陰囊長期受體溫影響的道理一樣,所以陰囊是長於體外的。但熱水浴這習慣,我一正無法戒掉,到這個年紀,我也再沒心思要戒掉,不竟這世界有太多危害健康的事情,要發生的也無可避免。抹乾身子,察看身軀沒有一點變化,跟昨天一樣,跟昨年也一樣。我沒有怎樣刻意保持體形,但我自信認為,作為老頭子,我這身軀比很多年青人還可以。唯獨是那一道疤痕,開始有點變淡。這道疤痕有著一個奇異的故事。就在我十八歲那年,那年我要轉到另一所中學,原因我也不清楚,依稀的印象是媽媽的決定,媽媽告訴我。“希望你會原諒我,無論咩事,你都唔可以問我點解要咁做。要你轉校,我係迫不得已。希望你原諒我。” 那時,我沒有太多的疑惑,只是認為,如果我拒絕的話,我將會承受著非一般的後果。結果,媽媽和我也相安無事的繼續生活,直到我三十五,她因為胃癌而離世。

就在我最後一天上學,同學們都表現得依依不捨。雖然,有些不習慣成為罛人的焦點,特別是面對著那些平常不咬弦,又突然熱情起來的同學。可是,反正也是最後一天,甚麼恩恩怨怨也終要化解吧。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大家都忙著在我的校服上簽名,一下子,我的恤衫都佈滿五顏六色的簽名。回到家裡脫下恤衫,數數簽名的數目,大概有六七十個,當然其中一半以上的人我都不認識的。這時,腰側間就有點癢, 原來有一個簽名的墨水滲透恤衫,印在我的身上。玲,就是一個玲字,怎樣努力也想不起是哪個“玲”把我害慘。抹掉墨水,但皮膚依舊紅腫。往後傷口的情況壞得很,最後變成一道疤痕,一個玲字的疤痕。每當游泳的時候,大家就會把這個“玲”當作我的初戀情人,還是把我傷透的初戀情人,我也懶得把這個奇異的故事說清,反正初戀情人的說法遠比事實浪漫,所以他們也不太願相信一個胡鬧的事實吧。

天還亮,但時間原來已是晚上八時。這年代的天氣反常,是我年少時無法想像的。

1 comment:

林祖詩 said...

我很喜歡這個玲的誕生.
好像這才是故事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