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31, 2009

老頭子(三)

作為老頭子,身體也理所當然會有些毛病。這一下昏過去,已是五天的事。要是我還未退休的話,五天的生產力,我足以把一個新的個案完結。縱使談工作我絕不起勁,但如一般退休人仕一樣,每每遇到一些自己表達不好的東西,我們都無可避免的以過去的工作經驗打比喻。例如時間,地方,遇見的人。過去必然影響現在的決定,而重新開始這種謊話,我個人認為,只是一種清晨的甘露,一種解渴的象徵意義而已。

換過那套衣不稱身的醫院服,因為沒有哪個可以聯絡上的人,所以我依舊穿上那風衣,還有那雙不知小了多少個號的白布鞋。走進主診醫生的房內,等著我突然昏去的報告。其實報告一早就詳細做好,但這年紀突然昏去的老頭也夠多了,一時要找回那份報告也不容易。等了十分鐘,架著黑框眼的年輕醫生走進。“黃生嗎?” 年輕人背著我,看著白燈箱上的X光片。我隨隨回答,“是,報告怎樣呢?”。他雙手攏著又說,“沒甚麼特別之處,都是一般的腦腫瘤,但對大腦神經有一定影響,昏睡的情況也會久不久便出現...。” “那我應該怎麼辦?” “嗯!生活離不開幾種方法,以你的年紀不會想到動手術吧?你有這個膽識,我們也不願為你冒這種險吧。” 這臭小子的冷靜差點把我的老干火也要爆發出來,可是我還是以一個理解一切變化無常的長輩來應對。“也是,也是!” 他終於正視我的眼,才發覺這黃毛小子也年輕得誇張,肯定不超過三十,說不定廿五也不到。他神色凝重,把頭靠近我。“不過有一樣事情,不知該如何跟你說。” 我想這氣氛才對路吧,剛才那樣也太輕鬆得有點說不過。“請放心說吧!” “我們發現了你腦內的腫瘤,是一個圓球體。” 這下子,我真的被他的話弄得一頭霧水,那大概不會是正方體,三角錐體吧,圓球體再也正常不過了。“我們發現無論從那個角度的掃描圖,這腫瘤的直徑都是一致的,無論從那個位置開始量度,最長的距離也是一致的,換句話說,那腫瘤是一個不折不扣,如假包換的圓球體。”

不折不扣,如假包換的圓球體。回家的路上,我口裡總是碎碎念著這句話。好一個不折不扣,如假包換的圓球體腦腫瘤。

1 comment:

flykid said...

好春樹啊!快點出下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