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31, 2009

其實我

每次下班,在機場帶著行李箱,一拐一拐的回家,那種茫然不知的感覺,常常挑起我離職的衝動。那種累確實算不上甚麼累,看著穿上制服的同事,我還是不習慣,才發現原來我也是穿上同一套制服。有一個根本性的問題,我一直未能解決,縱使表面上的細節接連得天衣無縫。似乎我享受著一些並非我應該擁有的東西。還記起有一個重要的任務要在工作裡完成,或者未走到那拐彎處,我實在無法知曉我地下一步﹣該如何走。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