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5, 2009

老頭子(二)

作為老頭子的我,理應保持著應有的速度。可是身體就是帶著一般傻勁,每每有其他跑者超前,就心有不忿,下意識加快了腳步。不到半小時我就投降了,累得全身都掛滿了啞鈴似的。坐在湖畔的長椅上休息,按著胸口,感覺一下那般青春澎湃的心跳,節拍剛好配合著BEEGEES的〈STAYIN' ALIVE〉。心跳的頻率維持了半首歌的拍子後,就跟不上了。在長椅的另一端,坐著一位女孩,一身的上班服,黑色外套,黑色半截裙,頭髮扎起,長長臉蛋,口紅跟膚色恰到好處。沒準,應該是剛畢業不久的女生。看她啃著白方包,喝著紙包檸檬茶,卻津津有味。就憑這一點,我就猜她剛畢業的。結果也是如此。這一天,我還未認識她,但有誰想到,這女孩往後竟然是伴著我死去的人。

女孩點點頭便離去,這感覺有點稔熟。有點像我年少時的日本朋友,看著她走路的姿勢,說不定她也是個日本女孩。長椅剩下的就只有一份<搵工易>的報紙,隨手拿來一看,沒有我想像中的畫面,她沒有在報紙寫上日文,取而代之的,是那些大小不一的紅圈,可這些圈都出奇的圓,像用圓規畫上似的。徒手能畫出這麼圓的人,我也是第一次見識到,要是有一份工作只需畫圓圈的,這女孩一定勝任不過。再細看她想應徵的工作也真夠奇怪,安老院護理員,小學助教,速遞員,會計文員,電腦程式編寫員,無論工作性質,工資,學歷要求,統統都沒有關聯性的。但是被她的紅圈圈著,每種工作又似乎有著一種必然的和諧。情況就好像滿街都是穿上不同服裝的人,你能夠一一分別每件衣服的顏色,但一想到要把街道上每種顏色的衣服歸類一番,由一個色調到另一個色調,這樣子,就定必失去了那街道的和諧。所以和諧並不是一廂情願的堆砌,這點我一直認為這樣。但畢竟這些紅圈也實在圓得可怕吧。

看看手錶,才發現原來...我今天沒有戴著,哈。觀察街上的人流,我想上班的時間已過。作為老頭子,我累得不得不以老頭子的步伐回去了。才站起來,面前一黑,整個人就失重。我想我已經昏過去了。這一昏睡,不知要多久才醒來,而帶進昏睡的記憶,就只有那女孩和我之前認識的日本女孩的交疊背影,還有那雙有點繃緊的白布鞋。如果按常理來推測的話,我醒來的時候,大概應該在醫院。如果,人生可以用常理推測的話。

1 comment:

flykid said...

you are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