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04, 2009

我們就這樣到了倫敦。

聽說倫敦是遙遠的地方。於我來說,其實遠和近,只有長途機和短途機之分,世界再不存在遠近的差別。只是一種可達性的差別。和爸媽的旅行,一直都一拖再拖,我更時常開玩笑,你們快安排時間了,不然我要辭退,幹電影回去。
原來只是台灣之旅,但機位酒店都差不多滿了,員工要登機更難。到旅行社想以正價買套票也不行。於是我做了一件,讓他們老人家從未想過的事,我翻開本子的世界地圖,問他們要到那裡?起初,我不以為然,我只是把我工作會到的地方說一遍,又評介了一些適合他們的去處。他們的腦袋根本未有時間處理好,我就跟他們說,英國吧,最近經常飛到的,比較熟悉。
我們員工及家屬的機票,未到起飛前最後一小時,也不能保證登機。所以真正的興奮尚未來臨。起初,我並不意會到,到倫敦去旅行,究竟對他們來說是怎樣的一會事,但是從老爸問我這個是海德公園嗎?我支吾以對用英語說出 Hyde Park。呀!那不就是海德公園嗎!那時,我們已經熬過十多小時的飛機,放下行李,在海德公園內漫步,等待check in 的時間。這一問,其實很間接的接收到他們的感受,原來一些他們只能在電視上聽到的名字,確實真有此地的。我生於八零年代,傳統刻苦家庭,歐遊的想法,只有以畢業旅行的籍口去實現,但最終所有的儲備都獻給了我的短片,夢似乎就此幻滅。世事又豈能預料。至於他們,成長於文革的年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