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02, 2009

死去的假牙

昨天晚上,張國榮先生逝世六週年,我到文化中心時,只聽了一首“我”就離開了。因為同一個晚上,在文化中心旁的太空館,舉辦了一個 Ingmar Bergmen的免費放映,片子是一個在Bergman 晚年度過的小島為主題,再由紀錄片的導演,與Bergman細談。電影節以一個最熟悉Bergman的人來介紹這位導演,我就是覺得這並不太適合。在座談會上,從部分觀眾的問題就可以看到,問題都會圍繞著,為何Bergman會這樣,為何Bergman會選紅色?這種問題似乎有點怪,難道我們不是從他的電影,他的紀錄片中,自己去尋找答案還來得確切。我想知的只是紀錄片導演與他相處的軼事好了。還令我很生氣的,就是遲了半句鐘才進場的兩位磨碌,遲到的不是大問題,大問題是他們不斷亮著電話看時間,完場用了一句,免費的電影確實是差一點。我對電影的評論一直都抱著開放態度,始終每人有不同的處境,感受必然有差異。但他媽的這句“免費的電影確實是差一點“,算是甚麼觀後感,我太想揍他們一頓了。我立刻起身,儘量離遠他們,免得沾上這些人的不尊重。

還好聽到講者說起李安一次到小島探訪Bergman的經過,我就知道他們都是最真誠,最懂得對待演員的導演。

﹣﹣﹣﹣﹣﹣﹣﹣﹣﹣﹣﹣﹣﹣﹣﹣﹣﹣﹣﹣﹣
我的牙套做好了,感覺怪得很!

2 comments:

林祖詩 said...

我對李安到小島探訪Bergman的事情,很感興趣啊!!
懂得專重演員,為人真誠。 他們的作品不其然也是溫暖。

張懷碑 said...

其實我也很少看李安的作品,但就是從演員的口中,我們就會知道誰是一位好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