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7, 2009

這陣子,好難過

我在咖啡屋坐著,等天雨下完了,再出去闖一闖。我不曉得是怎樣的一個場所,那苦澀的刺眼的空氣,囤積在我的身旁。我不曾懷疑,是一個故事,可那火燙的感覺,已經足夠令我掉下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