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01, 2009

給我們摯愛的祖蓮

把祖蓮給我們九把刀的《後青春期的詩》迅速的翻過了。讀別人送上的書,就像讀那人的心意。

或者我們的傻勁褪減了不少,妳的強悍也軟下來了。 但我還是會記起,我們在你面前哭過的一刻,這回事跟他們在阿菁在場時,圍攏在一起打手槍一樣傻勁。這些日子裡,我們的距離越來越遠。我曾經有個想法,我想我們幾個之中,誰人成長得最快,妳給我有種擺脫一切的感覺,而起初,我對這種態度起了反感。到這兩年間,我擁有著類似的想法。我會想,妳已經走得很前,我們可不要落後得太遠。直至,豪說我變了許多,直至,妳把這書給我。我才發現,我們並未走得很遠,只要我們偶然聚在一起。我們努力地幹自己的活,我們努力尋找自己的愛人,甚至有時我們會把大家忘得一乾二淨,但只要我們還有命聚在一起,我便會毫不客氣的傻勁起來,妳也會毫不客氣的罵我們白痴。
要是有天,我被別人弄得快憋不住要哭,也要憋到你們面前才放聲大哭。

2009年4月1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