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4, 2009

暴雨,打雷

我是在逃避著一些事情。在我的房間裡有一扇窗,往街上看,就可以看到很多茶餐廳,餐廳的簷縫上都,寫下了外賣的電話。那個距離,我並不是完全看得清所有的數字,可我每一次都不會記下。那個是8還是6啦?或者是3嗎? 小蜜峰是餐廳的名字,每一次都生怕,怕接電話的不是小蜜峰,再說,小蜜峰每次都是不同聲音的。我常打錯了到一位女子那裡,那次電話的另一端沒聲音,我就問,是小蜜峰嗎?她抽泣了幾聲,說打錯了。又一次,另一端又是沒聲音,然後是一陣的吵鬧聲,接下來是女的抽泣聲,我認得出她的抽泣聲,是小蜜峰嗎?打錯了。外賣是對身體不好的,一個人悶得發瘋的時候,我就會做點簡單的菜式,雖然味道怪怪的,可以吃得出勇氣汗水的味道吧。電飯煲的蒸氣弄的廳中的連身鏡都模糊了。電話響起,我接過來,還未靠近我的耳邊,那熟悉的抽泣聲已經傳來。叮!我的米飯好了。

1 comment:

flykid said...

lik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