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08, 2009

體力勞動,永遠都是硬道理。

對於運動,我非常欣賞。體力勞動,永遠都是硬道理。
昨天晚上又睡不著,三時便起床了,可我沒有等到九時再睡,六時多我便出發了。我帶著我的本子,小型攝像機,隨身聽和一瓶水
。背上倫敦買回來的斜揹包,出發騎車去啦!我的自行車是放在爸的工場的,步行大概要三十分鐘,坐大巴要十分鐘。我就是要跑起來試試看,當然我並不是跑者,如村上君。不到一公里我就停下了,腿都酸得很。我還是喜歡騎單車。有一陣子,我每天都會騎單車,可是家裡總是放不下,所以這種運動也維持了不夠。那時候騎車去大埔,還不需要半個小時了。
這一次是我最早就回程的一次,到了接近大埔的一個小碼頭就停下了。寫了一下故事,就回去了,冷得很。吃過早餐,想著要為單車換一個新的座位。單車已經有十多年的時間了,是名車捷安特,當時已經很貴,是舅舅的朋友的。後來輾轉間到了舅舅那裡,再之後就借給我了。還記得這單車伴我走過很多路。第一個錄像的功課,我騎著車,手持攝像機,拍下了晚上地面縱橫交錯的影子。第一次用這爬山單車,載上我個子不高的第一個女朋友。很多我寫的故事都是騎著他,到吐露港的碼頭寫成的。我怕,怕他終有一天不能再動了,畢竟十多年啦!
回家的路上,想起了要把倫敦買回來的《TAXI DRIVER》海報錶起了,到了宜家傢私買了一個最便宜的畫框。在宜家傢私之前,我還去了踢球啦。小時候,每當我經過球場的時候,我都會數一下踢球的人數是單數還是偶數,可是無論如何,我還是沒有勇氣來著說:可以一起踢嗎?
這次,我踢了三個多小時,很久都未有在硬地場踢球啦,還發現我還真能踢,寶刀未老。

新故事都寫好了,只差影像的文字就好啦!

1 comment:

SWKit said...

i m waiting for that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