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07, 2009

大概我已經沉溺於孤獨之中

我又在深夜中爬起床,腦裡一直想著我的新故事。故事原本是一個勵志的校園故事,關於珍惜眼前擁有的一切。但心裡總是停滯不前,想不通,想不透。孤獨既感覺又來襲,我完全抵擋不住,畫面一下子就充斥於腦海。我有點害怕,怕得要命,怕這種感覺要佔據我。我無法抗拒,無法抗拒把影碟櫃裡的《東尼瀧谷》拿出,翻看一遍。就像看著自己的影子,欣賞那種獨有的孤獨,一段又一段的日文傳到耳內,一切盡是空虛的孤獨,如一片漆黑的海,看不到岸,看不到燈塔,看不到船隻。當下的感覺,是難以抗拒的孤獨。我開始變得怯懦,縱是每天歡笑,別人總是覺得我樂天開朗,我再也不能掩蓋我的孤獨。甚至連喜愛人的力量都失去,慢慢地,我又回到我的房間,看著《Taxi Driver》的海報,看著《Fight Club》,看著《海邊的卡夫卡》,看著《張懷碑》,看著《Short Film about Killing》,看著鏡裡的自己。我害怕得要命,我害怕得要命。

5 comments:

D后(姐姐) said...

偶然找到你的博客,写得不错,多谢寄给我们的名信片

D后(姐姐) said...

你现在还在休假中吗?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

張懷碑 said...

知道了。我是舅父啊!哈!

flykid said...

我從前以為人終歸是孤獨的
現在則感到世界充滿關愛

張懷碑 said...

其實我也深信愛,可是一寫故事的時候,總是不自覺地往孤獨的方向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