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天氣冷得像紐約。

這陣子忙得很,說穿了,我還是有點會躲藏。一直知道,兩邊工作看似配合得天衣無縫,但固中難處又是何其多。心裡有好多不忿,對著鏡子,有點語塞,就是有種失重的感覺,定下許多的目標,許下很多的承諾。我的自信往哪裡跑掉?難道我就只有兩年的魄力,難道這天就是我重回本性的起點,我憎惡懶惰,更憎惡原地踏步。劇本寫到分場了,何故要煞車。我不想我就此完結,如果我今天死去,我必定忙得要命,我要做的事太多了。我希望能夠專心一致去完成每件事。我在逃避,事實證明了一切,一切都逃不了,逃不了這城。我想著一個月後的美好時光。我喜歡電影嗎?我要重拾我的感覺,一切本是太順利,但這種表面膚淺的順利,已足夠令我作嘔,不斷計劃令我作嘔。我會不勝負荷嗎?這難不倒我,這難不到我,我要比別人強,我要比你快,我不斷與你談天,我不斷稱讚你,我看穿你的弱點,捱得過你的兩拳後,你心想我只是嘍囉,就在這時才是我的開始,那兩拳的痛是叫我還你十倍,你提醒了我。我不斷游走,你抓不著我,我看破你所有的弱點,我每個眼神都在分析,你的步速,你的臂長,你的腿長,你的反應。我只要一出拳,你必定才開始醒覺,你必定驚訝,然後敗倒。我要的只是勝利。在我眼裡,我們都充滿弱點。我暴戾,我躁狂,我要把這段時光交給他們,叫我不斷前進,叫我許下的一一實現。

2 comments:

flykid said...

加油啊

張懷碑 said...

要加好多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