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這是一封我申請北京師範大學電影學碩士生時,給老師的一封信

給Patrick 及 Louisa,

這封信是關於我的進修計劃和我對往後創作的態度, 希望您們能夠感受到我對創作的熱誠, 或者是對自我增值的渴望.

從2003年開始, 我已經在創意媒體學院就讀, 至今已有四年之多. 可是從這一年才醒覺自己對創作的熱誠著實不夠, 另外, 對文藝知識的基礎也十分貧乏. 當上一年完成其中一個劇本創作課程後, 得到的成績未如理想. 本來一直以為對自己的劇本付出了很多很多, 對故事的創作都下了一番苦工. 但細聽其他人的意見, 包括導師們及家中的長輩, 就知道自己對整段文化大革命的歷史並沒有進一步了解, 再者對於一個劇本要從文字轉化為影像這一點也有所忽略. 這次的經驗令我發現自身的不足和自己對創作的熱誠並未足夠.

在剛過去的暑假中, 我參加了兩個國內的交流團, 發現內地學生的學習態度和整個校園的學習氣氛也十分好. 在跟他們閒談間發現自己無論對時事, 歷史或者文學上的知識都十分空泛, 而經過自省之後的結論是, 對知識追求的主動性, 我是欠缺的. 而Louisa, 妳曾經跟我說 “ Ryan 是挺會做project的, 但是就不太上課.”. 這一句話也確實令我感到慚愧.

雖然在大學的最後一年才醒過來, 但我決心要面對以上種種自身的不足. 一次, 我在看 INGMAR BERGMAN 以八十多歲的高齡拍出電影 <>的製作特輯時, 看到 BERGMAN 親身教授演員演出, 手執演員的手, 坐在地上起來的時候還有點站不住腳, 這影像令我確切地感受到他對電影的熱誠. 正如家明你常常提到的創作者的紀律性和態度. 這陣子忙著FYP的事情, 前天晚上更到了重慶大廈睡了一晚, 為了體驗當中的環境. 這個行動對我是獲益良多的, 不論對FYP的資料搜集, 或是對自己的視野, 這些知識就是因我從事創作工作而得到, 而所得到的知識亦會刺激我去繼續創作, 而我亦知道我對創作仍是有熱誠的.

對於往後的事業計劃, 我並沒有一個詳盡的計劃. 但我深信, 如果我得到這未來兩年的學習機會, 會令我的視野擴闊, 豐富自己的內涵. 希望您們不會視這封信僅僅只是為了換來一紙推薦信的行動, 而是一個讓我向您們表達自己的機會.

此致

學生
陳瀚恩
2006年12月4日

那時,張懷碑還未開拍,而我最後也沒有到北京讀書,但我的感情一點也沒有改變。

4 comments:

P殿 said...

读起来很真诚的信~
起码你来北京过了
愿望总会有不同的实现途径~

Anonymous said...

现在还想来吗。

北京是让人难以割舍的城市。

miya said...

恩,很好.

yipchui said...

是的,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到北京讀書。北京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起碼在中國,相比起上海香港沒有那麼世俗。十分適合讀書和研究電影。

不過現實是,讀書好像是對現實工作生活的逃避。

再過多一會吧。當你希望再重拾那一份對電影的投入感,那是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