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Hello Kitty

走到咖啡屋,純熟地扔下我的斜揹皮包在沙發旁,到櫃台點了一杯Mocha,回到沙發時,沙發上已經坐下一個男子。男子穿上大褸,神色凝重,看著記事本,略有所思的樣子,想必苦惱著甚麼大事,要不是政治性的問題,就是一些複雜的數學程式。因此,我並未打擾他,只是小心翼翼地拿走我的包,坐到旁邊的沙發。
可能並不是慣常的沙發,坐著時總有點不自然,久久也未能投入我的劇本。到雜誌架上,拿來HK magazine,翻了兩下,還是心不在焉,坐姿倒換了幾次,可就是找不著一個能夠配合這張沙發。男子開始察覺到異樣,瞟了我一眼。而我並未興他有任何眼神的交流,只顧繼續用身體語言表達我的不安。Mocha有點涼了,我也忍受不住,終於站起來,想必是沙發的問題。看著它,它有一種朋友向你訴苦的感覺,我從各個方向看著它。一群高中女學生走進來,為數五六個,每個都散發著青春的氣色,穿的都是附近一所名校的校服,感覺很整潔,只是裙短了一點。一輪喧嘩過後,她們坐在比較遠的圓桌,各自點了不同的飲品,果汁佔上大多數,點咖啡的只有一個。其實,我並未有因著這些女學生而分心,我還是在努力找出沙發的問題。
腦海閃過Hello Kitty的影像,不是毛公仔,而是一支筆,印上Hello Kitty的四合一筆。
我翻起沙發的坐墊,終於找著它,我環視四周,一方面希望有人會過來認頜,另方面確保沒有人看到我拿著Hello Kitty的東西。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