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8, 2008

天黑以後,村上春樹

一個人在極度傷心的情況下,看書特別快。看<海邊的卡夫卡>,我用了半年。看<挪威的森林>,我用了差不多九個月。看<天黑以後>,我用了四天。夜裡不特別漫長,可夜裡特別寂寞,縱然你口說不。慢慢地,天黑蠶食著白晝。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