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頓足

早兩天回到母校,在平台看著籃球場,看著籃球場上人們的活動。那位置的視點完完全全將我整個人帶回初中時代。那畫面的震憾力,完完全全攻佔我的心。其實我並未有看見什麼,只是沒有感覺,沒有呼吸,沒有時間,沒有下一秒,沒有今早,沒有惦念的人,沒有煩惱,沒有上心的事,沒有慾望。那種靜止,是那年紀的孩子獨有的。良久沒有這種狀態,對上一次只是知曉這種狀態的曾經存在,那次是在看麥㬢茵的《烈日當空》中知道的。而今次是親歷其境般偶遇。我想這種狀態是非筆墨所能夠形容,也非影像能夠呈現。要是硬用回憶二字,那怕必定帶有惋惜之感,未能一矢中的。所以請回母校,找出自己的視點,讓那神秘的空間再現。

一位老師對我說,有一個舊生,他快要到美國留學,他想在離開前再多做一天中學生。老師答應他,讓他當一天插班生,到一天的課堂完結後,他才表露身分。太棒的點子了。我也試著找回我的校服。另外,我一定要把我的片子給老師們看,正如我的父親母親。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