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清風陣陣

今早起來清風陣陣,天不清。找來長袖的衣服,穿上去的感覺很好,溫暖。看著陰天,卻有一種釋懷,打從心底的涼快,有點冰,可是我想這也不壞。日復日,秋天已過,冬天還未來,那現在是一個甚麼樣的東西?空虛還在,情還在。那沒有出口的話還在嗎?心底又涼了一下,顫抖了,自己摑耳光,心定了。天黑的時候,雨粉看不見,還天真的看著天,想著還好還未有下雨。到天亮了,雨粉飛飛,地面已是濕漉漉的,昨天晚上有下雨嗎?這已經是一個謎,這是一個過去,反正天會亮,地會乾的。想起來了,想起來了,想起了拔掉的眉毛,一根一根的黏在鏡子,忘記了掃掉。忘記了,忘記了,妳的痣在左手嗎,想起來她的痣了。跟妳說一個秘密,可不要告訴別人,不單單是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是這一個只有妳才能聽動。風吹起來了,妳趕快把裙子按著,我站在邊笑著,妳說我光看著不幫忙,沒良心的人。我為妳擋著風,把妳整個抱起,轉呀,轉呀,裙子又再散開,像白菊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