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8, 2008

天黑以後,村上春樹

一個人在極度傷心的情況下,看書特別快。看<海邊的卡夫卡>,我用了半年。看<挪威的森林>,我用了差不多九個月。看<天黑以後>,我用了四天。夜裡不特別漫長,可夜裡特別寂寞,縱然你口說不。慢慢地,天黑蠶食著白晝。

天氣乾燥了。

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頓足

早兩天回到母校,在平台看著籃球場,看著籃球場上人們的活動。那位置的視點完完全全將我整個人帶回初中時代。那畫面的震憾力,完完全全攻佔我的心。其實我並未有看見什麼,只是沒有感覺,沒有呼吸,沒有時間,沒有下一秒,沒有今早,沒有惦念的人,沒有煩惱,沒有上心的事,沒有慾望。那種靜止,是那年紀的孩子獨有的。良久沒有這種狀態,對上一次只是知曉這種狀態的曾經存在,那次是在看麥㬢茵的《烈日當空》中知道的。而今次是親歷其境般偶遇。我想這種狀態是非筆墨所能夠形容,也非影像能夠呈現。要是硬用回憶二字,那怕必定帶有惋惜之感,未能一矢中的。所以請回母校,找出自己的視點,讓那神秘的空間再現。

一位老師對我說,有一個舊生,他快要到美國留學,他想在離開前再多做一天中學生。老師答應他,讓他當一天插班生,到一天的課堂完結後,他才表露身分。太棒的點子了。我也試著找回我的校服。另外,我一定要把我的片子給老師們看,正如我的父親母親。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Hello Kitty

走到咖啡屋,純熟地扔下我的斜揹皮包在沙發旁,到櫃台點了一杯Mocha,回到沙發時,沙發上已經坐下一個男子。男子穿上大褸,神色凝重,看著記事本,略有所思的樣子,想必苦惱著甚麼大事,要不是政治性的問題,就是一些複雜的數學程式。因此,我並未打擾他,只是小心翼翼地拿走我的包,坐到旁邊的沙發。
可能並不是慣常的沙發,坐著時總有點不自然,久久也未能投入我的劇本。到雜誌架上,拿來HK magazine,翻了兩下,還是心不在焉,坐姿倒換了幾次,可就是找不著一個能夠配合這張沙發。男子開始察覺到異樣,瞟了我一眼。而我並未興他有任何眼神的交流,只顧繼續用身體語言表達我的不安。Mocha有點涼了,我也忍受不住,終於站起來,想必是沙發的問題。看著它,它有一種朋友向你訴苦的感覺,我從各個方向看著它。一群高中女學生走進來,為數五六個,每個都散發著青春的氣色,穿的都是附近一所名校的校服,感覺很整潔,只是裙短了一點。一輪喧嘩過後,她們坐在比較遠的圓桌,各自點了不同的飲品,果汁佔上大多數,點咖啡的只有一個。其實,我並未有因著這些女學生而分心,我還是在努力找出沙發的問題。
腦海閃過Hello Kitty的影像,不是毛公仔,而是一支筆,印上Hello Kitty的四合一筆。
我翻起沙發的坐墊,終於找著它,我環視四周,一方面希望有人會過來認頜,另方面確保沒有人看到我拿著Hello Kitty的東西。

Monday, November 24, 2008

睡不著,半罰抄。

當天氣冷的時候,我想抽根煙。而抽完以後,我想做的,就是多抽一根。
當等朋友的時候,我想抽根煙。而抽完以後,我想做的,就是多抽一根。
當拉大便的時候,我想抽根煙。而抽完以後,我想做的,就是多抽一根。
當心情爛的時候,我想抽根煙。而抽完以後,我想做的,就是多抽一根。
當別人哭的時候,我想抽根煙。而抽完以後,我想做的,就是多抽一根。
當紅燈亮的時候,我想抽根煙。而抽完以後,我想做的,就是多抽一根。
當天清了的時候,我想抽根煙。而抽完以後,我想做的,就是多抽一根。
當肚子餓的時候,我想抽根煙。而抽完以後,我想做的,就是多抽一根。
當彈結他的時候,我想抽根煙。而抽完以後,我想做的,就是多抽一根。
當睡不著的時候,我想抽根煙。而抽完以後,我想做的,就是多抽一根。
當喝多了的時候,我想抽根煙。而抽完以後,我想做的,就是多抽一根。

。。
。。。
。。。。
。。。。。
。。。。。。
。。。。。。。
。。。。。。。。
。。。。。。。。。

Friday, November 21, 2008

天空清得令人懶床




洗個澡,就好了。

Wednesday, November 19, 2008

Wonderful Soundtrack



別人花一天血併衣服,我也在second hand中尋寶。

Monday, November 17, 2008

何故

不知何時開始,心裡總是忐忑不安。久久不能釋懷,眼淚總是擠不出來。乾涸的感覺,喝多少水也不能掩蓋。
要知道快就是一切,連想的時間也免得浪費。從你的眼裡,我便看到你的型態,你與我的距離。這不難理解,因為我深信,我比你任何一個都要強。在我不斷稱讚你的同時,腦海裡已呈現出你的狼狽相。我不是要你向我求饒,而是要得到勝利的快感。因我深信我可以擊敗你。李小龍的哲學。

Saturday, November 15, 2008

申請破產

我諗我返唔到轉頭啦!再見啦!電影界!

到有一日我再返來既時候,我可能已經係導演。

兩根草
一豎一曲
豎的看似正常
曲的看似脆弱

兩個膠筒
一個紅
一個藍
紅的沒有手挽
藍的也沒有手挽

在香港,紅的筒盛著豎的草
在美國,藍的筒盛著曲的草

要不是我把他們寫下,他們也不知道有這回事

Friday, November 14, 2008

泰國之旅

今程機可算是賺了,因為感覺像是渡假一樣。四天裡我總共要飛四次,但每程機的乘客量只是三分一。在曼谷,我們做的就是,食,訓,推,按。就是泰國四式,令我睡過頭,太安逸的生活,很久也沒有睡得那麼好。我整個人像昏迷一樣,完全忘了工作時間,最後是其他同事打電話把我吵醒的。我用五分鐘穿制服,另一位同事走來把我其他的東西放進行李箱,一掃而入!上到接送巴士,我連忙向各位道歉,我說,可能是剛才的泰式按摩的禍。。。,大家便嚷著要找那按摩的地址。

這程機我找了一位男同事到友人的短片裡試鏡,作一個訓導主任。他還表演了一樣絕技,我興奮無比,下次有機會表演給你們看,太強了。直逼我既荷里活後期配音柯柏文。

Friday, November 07, 2008

懶惰之故

<我的超人男人>,整體來說不是很好的一部戲,但管它電影是什麼,它已經給我們很多。每個細節都教人感動,每句對白背後都有沉重的意義。我想全智賢以紀錄片人的身分出現,這個角色設定實在太有力量,從事拍攝的人,定必深深感動。雖然我們都平凡如一,但只要深信自己是唯一一個,深信自己是獨一無二,深信自己是美麗的,奇蹟便會發生。我記起一椿小事,是於上年的聖誕節前兩天發生的。那天毛毛細雨,我和友人剛從急症室走出來,因為我在踢球時弄傷了嘴。這奇怪的傷處,配上奇怪的人,我是獨一無二的。尾班車已過,我們只能坐通宵小巴回家,途經人來人往的街道,一架如大貨車長的垃圾手推車翻了,攔著馬路,汽車並未有停下,那女士根本無力把手推車翻過來。眼看這情景,我跟友人說我想幫她。友人看了我一眼,眼神裡沒有應同與否,就是看我的下一步行動,這時,我的猶豫出現了,也是這猶豫的感覺,勾起了我的*回憶*。我們衝上前,把車翻正了。

“我們要馬上找個洗手間,把那垃圾的污水味道沖走!“ 我急步離開說。

全智賢,何故妳要如此美麗,相由心生。

Tuesday, November 04, 2008

清風陣陣

今早起來清風陣陣,天不清。找來長袖的衣服,穿上去的感覺很好,溫暖。看著陰天,卻有一種釋懷,打從心底的涼快,有點冰,可是我想這也不壞。日復日,秋天已過,冬天還未來,那現在是一個甚麼樣的東西?空虛還在,情還在。那沒有出口的話還在嗎?心底又涼了一下,顫抖了,自己摑耳光,心定了。天黑的時候,雨粉看不見,還天真的看著天,想著還好還未有下雨。到天亮了,雨粉飛飛,地面已是濕漉漉的,昨天晚上有下雨嗎?這已經是一個謎,這是一個過去,反正天會亮,地會乾的。想起來了,想起來了,想起了拔掉的眉毛,一根一根的黏在鏡子,忘記了掃掉。忘記了,忘記了,妳的痣在左手嗎,想起來她的痣了。跟妳說一個秘密,可不要告訴別人,不單單是一個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是這一個只有妳才能聽動。風吹起來了,妳趕快把裙子按著,我站在邊笑著,妳說我光看著不幫忙,沒良心的人。我為妳擋著風,把妳整個抱起,轉呀,轉呀,裙子又再散開,像白菊花。

Monday, November 03, 2008

背上起沙

這是睡得不好的病徵。我太概有兩三星期沒有好好的睡一覺,不是睡了一兩小時醒來,就是熬到天亮才能入睡。開始感到身體有點負荷不來,我只能在車上入睡,那怕十多分鐘,或是一句鐘,我都能睡。有時會兩天不睡,卻仍然漠視身體發出的警告,繼續抗睡,到了熬不住的時候,也就是睡一兩小時罷了。混沌。何時止?

NIGHT SHIFT

by philippe le guay

brav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