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03, 2008

他媽的抽得很兇


今天,他表現得特別的冷靜。原因再簡單得很,就不過是要把他的過去翻一翻。如日出一般貫徹,沒有半點猶疑。一種從未遇到的感覺,陌生卻淡然無味,挖下一層又一層的脷垢,既噁心又封閉。本應要躲進光天化日之中,最後,最先,暴斃。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