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8, 2008

我向印度洋撒一泡尿。

酒店就在印度洋旁邊,海景一望無際。華麗得很,大堂有路易威頓的銷售店,這裡是陸地的盡頭﹣Lands End。陸地的盡頭,想當然是連接著海洋,而那種看到遠方,又不能前進的感覺,確實有點唏噓,正如一頭雄師走到懸崖邊,靜待一會就掉頭離去。這裡如常有情侶嬉戲,如常有小販,拿著汽水叫賣,但一下子來到陸地的盡頭,心裡總是有點不可思議。

我不能想像,我向印度洋撒下一泡尿。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