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8, 2008

情緒M先生

曾經,我看<挪威的森林>而情緒低落得很,那時我要把書擱在一旁,心理上稍作調整,才能把它完成。現在正讀著<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起初感覺還是比較輕鬆,可能是工作上比以前的壓力少了。但隨著故事發展,我的的確確又陷入一個令人難以自拔的境地。我嘗試把一切與最近發生的事拉上關係,但到底問題還是莫明奇妙的獨立而生。我又再從萬呎高空掉到井底。

我未有把書擱下的想法,情況會否一發不可收拾,也是未知之數。有一點,我還需承認的。當我進入到此等狀態時,大腦的運作確實比平常快,於創作的時間來說,這就是一個黃金機會。畢竟,好的東西,都是應不尋常的環境而出現。這一次,確實難熬,但黑夜過後的甘露,正是我所要,而又獨一無二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