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08, 2008

世界盡頭

依稀記得,世界盡頭的模樣,大概是在夢境裡的影象吧。那裡動物種類繁多,有山羊水牛,有獅子老虎,有老鼠白兔,有貓有狗,甚麼穿山甲,臭鼬鼠,四不象等不常見的,這裡都可一一看到。倒是飛鳥就比較少,蜻蜓還是有的,但為數也並不多。他們基本上都是不會說話的,偶而會瞟一眼我,但沒有進一步的行動。眼下大概有百多隻動物,在廣闊的偏黃的乾草上悠悠自在。

我放下背包,拿出錄音機,向其中一隻山羊播音帶。音帶是和一隻比較稔熟的山羊伯伯錄的,他都會說我們的話語,發音當然不是太準確,但以動物的層面,他可算是老手。眼前的山羊,只顧吃草,並未有所反應。一般來說,山羊會比較冷漠,當然溝通是出於互相的信賴,所以我放下背包準備扎起營地。一方面,希望可以在其他動物口中,得知世界盡頭大概的概念。另方面,畢竟我還是第一個人走到世界盡頭,應該還是會有人到這裡來的,如果世界盡頭的概念是一個終點的話。

這裡只有白天,但他們我作息時間挺有規律的,天曉得甚麼的訊號,他們會如死去一樣,突然全部倒地,在枯樹上的也不例外,全部倒下。情境確實是十分震懾。起初,我還是會走近他們測試他們的呼吸,但兩三次之後,我已習慣了,只是還有點尷尬,不敢跟著他們一起不顧一切地倒下。而這個情境來說,就是我作息的一個訊號,翻開薄薄的睡袋,蓋上眼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