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8, 2008

我向印度洋撒一泡尿。

酒店就在印度洋旁邊,海景一望無際。華麗得很,大堂有路易威頓的銷售店,這裡是陸地的盡頭﹣Lands End。陸地的盡頭,想當然是連接著海洋,而那種看到遠方,又不能前進的感覺,確實有點唏噓,正如一頭雄師走到懸崖邊,靜待一會就掉頭離去。這裡如常有情侶嬉戲,如常有小販,拿著汽水叫賣,但一下子來到陸地的盡頭,心裡總是有點不可思議。

我不能想像,我向印度洋撒下一泡尿。

Thursday, September 25, 2008

結巴巴,傻呵呵


終於,走到了世界盡頭,下一步就是,回頭再走一遍,找回那掉了的鑰匙,沒了它回不了家。

今天你那裡過得不好?

Thursday, September 18, 2008

情緒M先生

曾經,我看<挪威的森林>而情緒低落得很,那時我要把書擱在一旁,心理上稍作調整,才能把它完成。現在正讀著<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起初感覺還是比較輕鬆,可能是工作上比以前的壓力少了。但隨著故事發展,我的的確確又陷入一個令人難以自拔的境地。我嘗試把一切與最近發生的事拉上關係,但到底問題還是莫明奇妙的獨立而生。我又再從萬呎高空掉到井底。

我未有把書擱下的想法,情況會否一發不可收拾,也是未知之數。有一點,我還需承認的。當我進入到此等狀態時,大腦的運作確實比平常快,於創作的時間來說,這就是一個黃金機會。畢竟,好的東西,都是應不尋常的環境而出現。這一次,確實難熬,但黑夜過後的甘露,正是我所要,而又獨一無二的。

Sunday, September 14, 2008

大概在秋季


大概在秋季,
我們牽手於長椅上,
時而站,時而躺。
赤條條的,
涼風帶點乾燥,
皮膚緊緊貼著,摩擦沙沙。

大概是秋季,
我們都應穿上校服,
枯葉飄零,
正好為蒼白的地點綴。

大概還未到冬季吧。

Friday, September 12, 2008

Tiziano Crudeli



如果我唔係AC米蘭既擁護者,我一定好想打爆佢!!
但對唔住,我係。 Pippo! Pippo! Pippo! Pippo Inzaghi!

Thursday, September 11, 2008

烏龜仔

一個人的行為,反映出許多自身的特質。無論在任何的工作上,我都比較慢。烏龜仔的名字是中二改的花名。花名這種事情,給別人起就是我常做的事,而別人跟我改的,就少之又少。烏龜仔是比較正式的一個。雖然我的表徵是,說話慢,回應慢,打字慢,辦上司的事慢,機上派餐慢,但我一再強調,我慢有我的原因。最謊謬的解說,我的腦袋跟嘴巴不協調,腦袋轉得太快,嘴巴跟不上,剛想好的話,口還未開,腦袋已經要反駁自己的話,所以每次都有種想說又不語的感覺。

對於花名,我是抱有正面的態度。小時球球場玩樂,總會遇到黑柴,肥波,老鼠仔,大強,子彈,火箭,大炮,大嚿,幾乎每一區的球場,都總有兩三個名字坐鎮。還未被稱為烏龜仔前,我的確想擁有一個,如狼又似虎的花名,但其實能夠有屬於自己的花名,我已經安慰。烏龜仔,這名字也不如烏龜一樣長命百歲,始終,名是別人叫的,每天自己向鏡子多喊幾遍,也無補於事。給我改這名字的朋友,已多年未有聯絡,交往也只不過兩年多,但在此也謝過他們,謝過他們以一場賽車遊戲的賽果,來給我一個名字,屬於我的名字。

Monday, September 08, 2008

世界盡頭

依稀記得,世界盡頭的模樣,大概是在夢境裡的影象吧。那裡動物種類繁多,有山羊水牛,有獅子老虎,有老鼠白兔,有貓有狗,甚麼穿山甲,臭鼬鼠,四不象等不常見的,這裡都可一一看到。倒是飛鳥就比較少,蜻蜓還是有的,但為數也並不多。他們基本上都是不會說話的,偶而會瞟一眼我,但沒有進一步的行動。眼下大概有百多隻動物,在廣闊的偏黃的乾草上悠悠自在。

我放下背包,拿出錄音機,向其中一隻山羊播音帶。音帶是和一隻比較稔熟的山羊伯伯錄的,他都會說我們的話語,發音當然不是太準確,但以動物的層面,他可算是老手。眼前的山羊,只顧吃草,並未有所反應。一般來說,山羊會比較冷漠,當然溝通是出於互相的信賴,所以我放下背包準備扎起營地。一方面,希望可以在其他動物口中,得知世界盡頭大概的概念。另方面,畢竟我還是第一個人走到世界盡頭,應該還是會有人到這裡來的,如果世界盡頭的概念是一個終點的話。

這裡只有白天,但他們我作息時間挺有規律的,天曉得甚麼的訊號,他們會如死去一樣,突然全部倒地,在枯樹上的也不例外,全部倒下。情境確實是十分震懾。起初,我還是會走近他們測試他們的呼吸,但兩三次之後,我已習慣了,只是還有點尷尬,不敢跟著他們一起不顧一切地倒下。而這個情境來說,就是我作息的一個訊號,翻開薄薄的睡袋,蓋上眼罩。

Monday, September 01, 2008

我獨行

今次的日本獨行,只有一個晚上。我重拾我的DV機,在秋葉原遊蕩。我感覺不缺,我感到滿足,比起花錢買下一大堆東西還要滿重。
但憶起上一次的未完事,毅然走入唱片店。“COCCO, Okinawa" DVD. 如上次的開場白,店員找了很久,本以為又是一些前作,抽出來的卻是....


拿著DV,時而停,時而競。
雨下得大,下得超大。
短褲,拖鞋,撞個正好。
來,來,來,Lolita。
夜闌靜,撞個正好。
可惜我不好這一路。
換上另一個我和她,早已交合。
這晚,我又獨行。
遇上一個洞,如山洞---Capsule Ho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