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0, 2008

來一個熱吻

對上一個與金髮女郎的熱吻,令我嘴唇要受六針之苦,這種掃興又尷尬的遭遇,我發誓決不能再發生。今次到訪羅馬,派對中,我已提高警覺,任金髮女郎身邊如走馬燈,我都不為所動。結果,我找了一個性感的鬈黑髮女郎。熱情的舞步後,我用僅有的意大利語,邀請她喝一杯,當我還在糾正我的發音時,羅啦嗲車,她的電話響起。她一輪羅啦嗲車之後,雙手合十,面帶可憐,跟我說句CIAO! 我立刻的反應就是回一句CIAO,只因我最拿手就是說CIAO。最後,我們以一個GOODBYE KISS完結。

故事又何會如此簡單,早上起來,我的嘴唇又像半年前的意外一樣,腫起來。MAMA!MIA! 原來是葡萄球菌入了嘴唇。就這樣,我在ROME帶著兩條FRANKFURTER回港。

2 comments:

flykid said...

若真有其事
可試找些蜜糖來啃啃
http://en.wikipedia.org/wiki/Honey#Medicinal_uses_and_health_effects_of_honey

張懷碑 said...

莫非要找找真正既honey kiss一下先會好番。

謝謝大win既溫馨冷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