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05, 2008

像我這一種男人

張SIR與同學們說完自己對於職業上的掙扎之後,揹上斜揹皮革包,走到附近商場閒逛,眼神帶點彷彿。走進CD店,隨手拿起一隻CD,胡亂的放在其他位置。他似乎並未有惡意,但總是心不在焉。他又把每部唱機的耳筒的聲音放到最大,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他。直至他看到了一套影碟,令他卻了步。他左看看,右看看,看著那張DVD入了神,就像得到啟示一樣。
出租車司機《TAXI DRIVER》,他定眼看著收銀的少女,露出羅拔迪尼路的邪笑, 少女正想說出價錢, 他SHU了一聲,放下伍佰元,轉身就走。
他在家中不斷健身,直至老婆開門,“你做咩呀!‘,把他嚇得被擴胸棒打到了。他決定明天找一定,出發去找何穎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