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7, 2008

Respect

尊重!一種恆久的感受。雖然未必明白別人的喜好,但能夠承認自己的喜好是一種承擔,對自己的尊重。進一步,是恆之而久的過程,對於這一種態度,我們予以高度的尊重。態度代表一切。

不知不覺,轉型已經三個月。話說,自己在新工作的態度上尚算正面,常掛在口邊,現職不是我所愛,但看到前輩的留言鼓勵,又確實難掩興奮之情。在工作環境裡,我會知道我處事方法上的不同,我也慢慢知道這種差異的吊詭之處。請尊重!

前路有霧,像煙。
籍此行作為試煉。
叢林落葉飄飄,
光濺起來,片片反映。
傾刻,如畫。

Monday, August 25, 2008

跟左我咁耐,我先發覺,原來妳係咁好。









Token by My Nokia 6120 classic

Thursday, August 14, 2008

評奧運評述

評述之好,取其快而準,準而精。所以我要言簡。
評述之另類好,在於暗評。何謂暗評,正如隔山打牛,表評之餘,再評公司,甚至社會,更有評述員之間的切磋。

第一推好:
A記,徐嘉樂,快而準,準而精。其涉及運動類型極其廣泛,如果要與無記,鍾博士比較,徐的資料更貼題,令觀眾確實上了一場有趣的體育理論課,所以無得唔推。

第二推另類好:
明珠,孖寶,名字有待查核。事實證明,評述員係唔需要見樣既,擺晒D無謂人係度,D“死氣”位仲多。孖寶唔知咩原因,被選中“流放”明珠,表面流放閒置,實質超時工作*(見註一)而導致心情鬱郁。可能佢地實在太悶,長期處於兩個佬既密室,開始玩食字,運動員名稱*(註二),暗串對方為樂,傻笑,無其不有。睇黎佢地真係會愈戰愈勇,所以閒時可以點綴一下。

註一:
當時網球比賽進行得如火如荼,大家刁時都有一段時間,體力開始下降。孖A說:嘩,咁打法,D運動員真係好辛苦。孖B:經過長時間陽光下劇烈運動,真係好辛苦架。孖A:係架,莫講話D運動員,我地咁長時間係直播室都好辛苦啦!孖B:(暗喜)哈,我就好D,你要十三,十四個鐘。孖A:(無奈打完場)不過唔緊要,為左同大家報導咁精彩既奧運,無問題啦!

註二:
拳擊比賽,其中一位運動員,名為張小平,二人簡稱他為小平。小平,一直處於下風,但小休過後,表現神勇。孖A:小平,返黎啦!!!孖B:喂,講清楚D好喎,唔好嚇襯人。孖A:(靜默兩秒)好野!張小平,返黎啦!

*字面可能會與原話有出入,但內容意思,大致相同。

Tuesday, August 12, 2008

閒聊間

街角遠見友人
迎面而來,如陌路人

Sunday, August 10, 2008

來一個熱吻

對上一個與金髮女郎的熱吻,令我嘴唇要受六針之苦,這種掃興又尷尬的遭遇,我發誓決不能再發生。今次到訪羅馬,派對中,我已提高警覺,任金髮女郎身邊如走馬燈,我都不為所動。結果,我找了一個性感的鬈黑髮女郎。熱情的舞步後,我用僅有的意大利語,邀請她喝一杯,當我還在糾正我的發音時,羅啦嗲車,她的電話響起。她一輪羅啦嗲車之後,雙手合十,面帶可憐,跟我說句CIAO! 我立刻的反應就是回一句CIAO,只因我最拿手就是說CIAO。最後,我們以一個GOODBYE KISS完結。

故事又何會如此簡單,早上起來,我的嘴唇又像半年前的意外一樣,腫起來。MAMA!MIA! 原來是葡萄球菌入了嘴唇。就這樣,我在ROME帶著兩條FRANKFURTER回港。

Tuesday, August 05, 2008

Wall E 的愛情

原來當平常情侶會做的東西,放在一些不存在感情的物件,產生出來的感動反而更大。
他們會互相了解,他們從來不怕認識大家生活的地方,雖然兩人的生活截然不同。Wall E 的長情是沒有計劃的,他沒有預視未來的能力,他亦不懂計算與伊芙一起的機會率,他只懂把所擁有的與伊芙分享,甚至他不了解伊芙。

像我這一種男人

張SIR與同學們說完自己對於職業上的掙扎之後,揹上斜揹皮革包,走到附近商場閒逛,眼神帶點彷彿。走進CD店,隨手拿起一隻CD,胡亂的放在其他位置。他似乎並未有惡意,但總是心不在焉。他又把每部唱機的耳筒的聲音放到最大,沒有一個人注意到他。直至他看到了一套影碟,令他卻了步。他左看看,右看看,看著那張DVD入了神,就像得到啟示一樣。
出租車司機《TAXI DRIVER》,他定眼看著收銀的少女,露出羅拔迪尼路的邪笑, 少女正想說出價錢, 他SHU了一聲,放下伍佰元,轉身就走。
他在家中不斷健身,直至老婆開門,“你做咩呀!‘,把他嚇得被擴胸棒打到了。他決定明天找一定,出發去找何穎珊。

Monday, August 04, 2008

我負了

我兌現承諾,我乘坐了街渡。

白浪,浪花,漣漪,恬靜。
你要瞌上眼,聲音還是聽得出。就算沒有聲音,船一旦下水,就該有了。
我害怕眼前皆虛幻,更怕合眼靜聽,想起昨夜漆黑無底的海。
放只船,許個願。

轉彎有落

從洛杉機回來後,整個人都像夢遊一樣,這是一種重拾創作的感覺。你會無時無刻都想著你創造出來的人物,有時他們會在不適當的時候出現。但你又不能不招乎他們,因為他們都是你的貴客。一次,在小巴上我跟他們談昨晚的事,雖然早已談過,但我想張一定一定還是有所隱暪,雖然他的脾性,我略懂一二,但還是從他的口中說出才有說服力。轉彎後我未有下車,因為一定他不跟我同路的,要是不跟他多聊幾句,又不知何時再見,況且,我和他的記性也不太好,還時拉著他說過夠才行。

我想睡一覺啊,拜託大家不要晚上來,我不用上班,你們也要上課吧。其實我早上的時間還是多得很哩,今天帶你們到碼頭坐坐吧!很久也沒有坐街渡了。

Saturday, August 02, 2008

狼的考驗

曠野上 外 日落前
阿得看到桂苗依傍著張SIR,得心裡很不順,他急步自己走前。桂苗著他小心,前方常有狼出沒,縱然張SIR對桂苗顯得漠不關心,還教訓桂苗,這樣會令他很為難,他不希望阿得不快,那晚與桂苗的事,只是一時的衝動。阿得愈走愈遠,再回頭,已不見二人蹤影,靜聽四周,草叢傳來察察聲響,得心想定必是狼。不遠處傳來慘叫一聲,得跑過去,只見張SIR已經倒地,手臂帶血,桂苗在旁撕下衣服為張SIR包扎。狼還在踱步,還要準備第二次的襲擊。狼正要向倒地的張SIR衝過去時,桂苗便從衣袋內抽出一塊兩只手掌大的布,狼卻步。此時,得已手執木頭狠狠地抽了狼一下,狠橫飛開去。得不發一語,走近抽畜的狼,沉重的呼吸聲下,他把狼打得頭破血流。最後,他在日落的藍調子下,高舉著狼大喊。嚇呆的張SIR,由呆著到傻笑,再到一起呼喊。桂苗也笑起來,在旁圍著阿得與狠跳著她的民族舞。

Friday, August 01, 2008

洛杉磯之山搖地動

其實我從未親身見過下雪,我想這個經歷也會很快發生於我身上。繼上一次日本的地震尷尬經歷後,今次又巧遇洛杉機地震。當時情況好平靜,我身處一個叫作Del Amo 既 Mall,閒逛於一個家居店。我正正在兩層樓高的裝滿畫框的貨架前,畫架開始震動,如果我身處日本,我一定能確認是地震。可是身在洛杉磯的我,理所當然的猜想誰在貨架後那麼不小心撞到。心想,“駛唔駛咁大力呀!“。後知後覺,午飯時才得悉是地震,可能我身上攜有地震帶。

附加感興:美國都真係幾老土。
Not for the children, becoz the fairy was collecting the US dollar, under the ipod w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