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07, 2008

今天有點不對軌

簡的來說是脫了軌,總的來說是我在出軌的邊緣。對於一班學生,我時刻警剔自己不能偏袒,表面上,我努力幫助一定,幫他去忘卻何穎珊的消失,私底下,我籍此機會去了解他的需要。我相信桂苗能夠帶他到另一個地方,在沒有何穎珊的時候,桂苗將會令他有很大的改變,我決不會讓一定重蹈覆轍,要他爭取他未曾擁有過的。如果可以再選擇的話,當年,我決不會讓她這樣離去,我寧可放棄安定,寧可放棄家人,轟轟烈烈的下定決心。

回到家裡,看到她把雜誌蓋在面上,電視放著《家有喜事》,我脫下襯衣,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吃著青葡萄。《家有喜事》我看過廿多遍,但每次也忍不住發笑。她矇矓的醒來,醒來見我在旁,再自然不過的輕吻了我一下,問我要吃點面條麼,我嗯了一下,她就蹓蹓躂躂的走進廚房。她的背影有點眼熟,大概在哪裡見過?好像學校的同事吧,又好像不是。差點吞下整顆葡萄,咳了兩下又再繼續我的《家有喜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