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06, 2008

望子成龍

我想我是一個好爸爸。當未到談婚論嫁,生兒育女的階段,人們頂多只能說當一個小朋友的好爸爸,至於要成為一個廿多歲人的爸爸,我想現在確實是難以想像。一次偶遇,碰到年青時的自己,對於這個十五來歲的男孩,我不由自主地對他特別呵護,原因並不是要背棄我的妻子,更不是要與男孩發生不倫的關係。這幾個月會發生的事,完完全全只因他有著我的名字﹣張一定。

我叫張一定,阿得,今年十五歲,性格比較沉靜。朋友把我叫作阿得,只是取笑我“一定得“,"一定得“。我最要好的朋友,在我十三歲時離我而去,音訊全無。她是何穎珊,其實叫我“一定得”的人,就只有她一人。她在班上很受歡迎,這就帶契我不致在班上自閉被欺負。自她走後,班上的同學很快又適應過來,而我卻是無時無刻都等她回來,我根本在班上就沒有朋友。“一定得”,張Sir第一次碰面就知曉我的花名。因為張Sir原來跟我是同名同姓的,他小時也被叫作得仔。對於這個共通點,我只是興奮了兩天,接下來的又是等待何穎珊的歸來,就是張Sir初到我們班上的兩星期後,桂苗來了。一個個子比我高,五官足以叫校內的男生拜倒裙下的內地女學生。她就是坐在何穎珊的位子,這意味著她不會回來,而我一下子就暈過去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