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5, 2008

沒有淚光

在沒有葉的地方,枯枝正好證明了它們的曾經存在。
心想,只消一晚時間,我便隻身孤單。
搖晃大地,錯誤配對,求她的楊枝金露。
大地分裂成細沙,誰叫細沙靠得再近,也盛不住那刺針。
砍去樹幹,依從年輪的線,由外到內,撫平年輪的慨嘆回眸。
正是線頭快要從樹幹中心出來的一刻,她不帶一點猶豫,二指間挾下,穿過針。
針線合一,趕在淚水滴下前,縫合雙眼,要大地枯枝不能滋潤。
她也不會看見如廝境況。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你粒野好出 !

張懷碑 said...

係啦!個鏡頭有D污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