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31, 2008

體溫共享



未能忘掉了,卻又把心搖
添愁思,夢難完

《THE HILL OF DUGONGS》 Translation
By Cocco

The sky still blue
The ocean still blue
As if it tells the end
So pure and white

You must want to cry
The dream you had accepted
The corals crying without a word

No worries
You can close your eyes
And rest for a while

Don't want any more sadness
Only with the gentle songs
Everything that flows over you
Let it all be justice and kindness

With colorful colors
The world is shining
Connect and line it all up
Show the shame

Where are you going?
Though you cry and get exhausted
The flower with no name will bloom for you

Open your eyes
I am back home
Wake up
I want you to believe

No worries
You can close your eyes
And rest for a while

I want you to keep smiling
To the ones you want to protect
Something that will happen tomorrow
Let it all be justice and kindness

Sunday, May 18, 2008

訓練中,三日誌。

每天早起是我的新生活。

在巴士的上層,搖晃著搖晃著。從前,我在車上常常睡過頭,可是訓練兩星期至此,我還是能夠睡醒,來得及下車。今天有點特別,因為我睡過了頭。原因是記起一些事。

醒來已是第二天,俯身傾聽,原來是樓下老伯的金絲雀的叫聲,吱吱喳喳。我連忙換過衣服,天氣有點涼,可我還來不及把衣帽間的冷天衣服拿出來,穿了薄薄的白衣服,就一個人在街上鑽。頭帶點痛,可是總得要去看一下,看一下受了傷的朋友。

醫院裡,好熱鬧。好像是一個小病人的六歲生日,沒父沒母,沒病痛,可是從小到大就是在這兒,日子久了,大家都習慣了照顧他。跟醫生,護士,清潔的阿嬸和老朋友打了招乎後,好不容易才來到他的跟前。看他的腿,說的準確一點,是他不見了的一條膝蓋下的左腿。這讓我想起了電視機裡面,一幕又一幕的場面。他叫小高,在看雜誌的小高鼻子很靈,我還未開口說話,他就緩緩拿走雜誌,看了我一眼,又繼續看雜誌。

三年前,他跟我一樣,我們都是壓在瓦礫裡面。那天課室裡,在我們剛剛打架過後,老師把我們牢住在靜思室,兩個人,默不出聲。我是為了他的一句話而動手的,他被打疼了,向我揮拳,我把他的拳握住,往上一屈,他就馬上跪在地上求饒。這些都是我在悔改書上寫的,內容一點都不真實,可我最不願意承認自己的懦弱,反正小高也會編另一個故事,那我就是要比他強。

山搖地動,一𣊬間,我們被活埋了。他仰天呼喊著,我背靠天暈過去了。兩人雖近卻只聞聲音。我慢慢醒過來,把壓住我腿的大石奮力推開,腿有點麻,走路卻還好,我從隙縫中往下望到小高,心裡一寒,拔腿就跑。

我沒有回頭,一直跑,跌下,一直跑,喘氣,一直跑,冷汗,一直跑。走到剛被大石堵住的河邊,看著堵住的河水,水位慢慢升上,大石搖曳又止。傾刻,大石沖開,河水,流如注,隆隆巨響,流到東面滋潤大地。

Tuesday, May 13, 2008

哭了

友人傳來的連結,一些地震災難的照片

我們不分貧富,不分你我,今天都被活埋瓦礫之中。我們流血,我們求救,站在只有半身露出的朋友旁,幫他拿著點滴。我們不分農民,工人,商人,外省人,小數民族,我們都在街上空著手,等著回家。我們含著淚繼續把聖火傳下去,不是要把聖火傳到北京,而是要從北京把聖火散布中國,叫失落的人起來,叫壞心腸的人醒來。心裡難受的話,不是代表你有權利,去淺嘗一種感受的滋味,而是一種指示叫你去做要做的事。朋友們,這一年難熬,可這一年要我們長大。

Monday, May 12, 2008

破燈波

為新屋子買了一個燈
圓的,透明的
有燈好

燈破了
碎片的,新的
為破燈買了一個燈

還是圓的

Wednesday, May 07, 2008

微笑



有些人的微笑會令人惶恐顫抖,有些人的微笑令人不能自拔。當妳的笑容印在我腦海內,往後的日子,回憶只有一堆一堆的笑容。只有影像,沒有聲音。

每天簡單的點頭微笑,帶點距離,卻是一種抓不到的親切。
對她的名字,我沒有頭緒。又一個彼岸的故事。

Saturday, May 03, 2008

停一停!諗一諗!

從來跑一百米的運動員,不只得一百米,十秒鐘的生命,而是一點一點的長年累月的成果。

我們穿起紅衣,並不是要惹牛生氣,更不是要到處生火。我只想為這世界燃亮燭光,證明我確切存在過。
團結是一種精神,並不是一種抗敵的工具。

早年,為一個關於北京奧運的交流團工作,令我獲益匪淺,同行的拍擋也深受感動。我從前感到,北京辦的奧運就像上面提到的一百米,只有十秒鐘,最重要的就是辦得有“臉”,讓全世界都知道我們是中國人,但是是一個怎麼樣的中國人呢?然而,這次交流團的確辦得很好,雖然我們並未參觀場館,也沒有訪問什麼運動員。可是我們了解到北京的交通問題,房屋規劃問題,人民德育問題等。而我們的態度,是籍著奧運這個催化劑,去將這些問題改善,而並不是以奧運為終點,過橋抽板。老實說,兩年前的狀況,確實難以想像,短時間內能夠將以上問題解決,但這種明確的方向發展是令人鼓舞的。

一連串的藏獨新聞,各種傳媒的相關反應,各種洐生出來的人和事,都讓人熱血沸騰。我不認同藏獨,我一直都很熱切看到我們的團結精神,去證明我們存在的價值。但我們的氣勢愈雄就愈見極端。中國政府為何不抓緊這次機會,而去將一直慣性封閉新聞的問題改善,要等人民暗地將真相暴露!香港為何要拒絕別人入境,簡直丟自己的架。那怕再多十個高志活,也只能作為顯示香港的包容性,也不忙警剔著我們一片熱血沸騰的極端!只怕我們贏下十秒的光輝,承受著沉重的代價。

無論奧運臨近與否,我的熱情也開始減退,減退的熱情是喊著支持和反對的動作。中國(運動員)加油!!!

Friday, May 02, 2008

依舊戀



今晚好想好想好想好想砌佢鑊金!

PS:不敢tag自身,皆因已賣身,只有默默含,留待時機,一鳴奸淫!

Thursday, May 01, 2008

的的仔


的的確確,我渡過了一個歡樂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