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07, 2008

佚名

剛剛回家,爸爸還未回來。媽叫我先把鞋放好,把白恤衫放在桶內,好讓她把衫頜的汗垢洗去,先洗個臉,吃過飯再洗個澡。最近臉上的青春豆多了,可能是將近會考的緣故。我並沒有擔心能考上與否,因為我不在意,這並不代表我的成續不好,而是我知道我的目標不僅如此。有時,我會獨自在洗手間裡,向著鏡子談天,主要目的是要練習一下溝通技巧和普通話。門鈴響了很久,媽也沒有應門,我放下手上的《海邊的卡夫卡》走出去。原來是隔壁的阿姨,我喊了媽一聲,又回到房裡,其實阿姨是將剛煮好的湯圓端來請我們吃的。本想等爸回來才吃,可是每年如是,人總是不見,等過沒完沒了,十年了,他還是生死未卜。

我是個不折不扣的獨生子,而且沒甚麼朋友,原因是,一.我覺得沒這種必要;二.我還未練習好溝通技巧。

2 comments:

flykid said...

汝寫最平常的物事也有薄荷般的一浸超現實感.涼涼的跟辦公室的冷氣很搭配.最適合午飯後閱讀/OT

張懷碑 said...

可惜文字不能充飢,只能作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