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08

獨樂與眾樂

記起兩年前,在文化博物館的其中一個關於香港大眾娛樂發展的展覽,主題是《獨樂樂、眾樂樂》。今天憶起,只因久久未嘗獨樂樂。其實,自小我就怕水,這和我怕會飛的小動物的道理一樣,原因是我只有兩條腿,不會飛,總感到不能跟牠們匹敵。對於一眾陸上運動,我都自認略懂皮毛,熟練的,很快就會鑽研到技術提升;陌生的,短時間之內也可以掌握到基本運作。可是,我是在中七,十九歲高齡才學懂游泳的。到泳池游水是獨樂樂,到沙灘游水是眾樂樂,兩者並不對立。我已經可以游十幾個堂啦,雖然並不是全部連續。


“學識左游水之後,個胸大左,去到沙灘,又識多左D比堅尼朋友仔,游出浮台,又唔使用水泡啦。宜家自信返番來,都係要多謝胡蘇叔叔。”
我並未報過任何游泳課程,但無論大人,小朋友,也是絕對需要學懂這技能的,不竟這是個求生技能。

Monday, April 21, 2008

清晨

早上起來,發覺時間而不早。肚子有點餓,不事生產的我,進食起來帶點歉疚。遊閒唱玩。

歲月不饒人。

Wednesday, April 16, 2008

Cocco's First Tour Live DVD



我要親手從日本買回來!!!!

睡不著

今天晚上睡不著,有點失去的感覺。
攝自剛從雲南回來的一個下午

Tuesday, April 15, 2008

甚至忘了名字﹣兩生花

曾相信鏡子凝住時間。十二年前,媽剛好經過我的身後,當時我剛脫下隱形眼鏡,眼晴還未適應過來,矇矓間時間停頓。能清楚看見的就只有我,旁邊的,一概模糊。如果我來得及轉身,喊住媽,她便會留下。如果我還未脫下眼鏡,一切便會清楚得多。每天我都練習同樣的動作,希望來得及喊停她,今天回頭不見,只因這是練習。明天就是鏡子解封的一天,時間將會留不住,而一切的事物將會如常,只是鏡內的世界又再進行。今天是昨天所說的明天,我脫下眼鏡,回頭,看不見,再回頭,鏡內的矇矓漸漸清晰,人已走過,但我漸模糊,直到消失。

當他發覺後悔的時候,他會努力補救。然而,這已經不是單單一個人的事。從他的出現後,他感到重生的機會,希望夾雜著恐懼,他不願被取締。而這種事幾乎每個人都會幹,在孤獨與愛中間取捨,是要使人得到磨練,從不接觸,不代表距離,親近如孿生,大概這對孿生子,年齡相距有十二年之多。

Tuesday, April 08, 2008

耳熟名單

今天打開E郵箱,發覺五月有法國五月,我查看了電影節目,選了幾套,填補我電影節的懶惰,所放的都是大師級人馬,主題是1968年的法國五月的學生運動。
每個年代都有些團結的年青人為著理想的國度去爭取他們認為對的事,多年過後,我們會發現撲一場空,發覺其實自己的力量不外如是。但一段屬於你們,我們和他們的回憶就不能磨滅,對於這些回憶,有時會想起會發笑,有時會掛念失去聯絡的戰友,甚至會有再去拼一個你死我活的衝動,但我們都可以肯定,我們不會後悔,為我們爭取的真理高呼 “ROCK & ROLL”。哈哈

May 5 (MON) 2008 9:40PM 五月傻瓜 PALACE IFC
May 17 (SAT) 2008 2:00PM 母親與妓女 電影中心
May 19 (MON) 2008 9:50PM 大概是魔鬼 PALACE IFC
May 23 (FRI) 2008 9:00PM 合格情人 電影中心
May 24 (SAT) 2008 2:00PM 中國人 電影中心


乘坐港鐵之馬鞍山線遇到一張耳熟的名單。我是在屋村學校長大,幼稚園離家步行5分鐘,小學步行時間為三分鐘,而中學更只需一分鐘,簡直是從我家窗戶也可看到班房,親友們問我和哥哥在那兒上中學時,他們都誇我哥哥能夠進一所名校,而我就是,“好呀,嘩!好近喎!可以返屋企食飯。好呀!”就這樣,我過了七年的青春期。這樣說下去會有點離題,再說回耳熟名單。當我回家,每次乘坐這條鐵道,都會碰上一些眼熟的面孔,雖然不認識,但會知道他是那一座住宅,哪一所學校,哪一個的子女,哪一個的朋友,是打藍球還是足球的、是不是不良份子(儘管他已從良),等等。這次也不例外,可是骸人的是坐在旁邊和對面的一男一女,他們相認後,互相說了些例牌動作,好久不見、你變了許多、讀書還是工作,你還有跟誰人誰人聯絡嗎?耳熟的名單出現了,一對讓我一點印象都沒有的男女,竟然說出一連串我熟識的名子,是中學的同學,還要是清清楚楚撻全躲,但就是對那兩個人沒有印象。對面的女子還老是跟男子說,你真的變化很大,我差點認不出來。我心想,你們會否真的太大變化連我也認不出來,或是我的變化太大呢!

Monday, April 07, 2008

佚名

剛剛回家,爸爸還未回來。媽叫我先把鞋放好,把白恤衫放在桶內,好讓她把衫頜的汗垢洗去,先洗個臉,吃過飯再洗個澡。最近臉上的青春豆多了,可能是將近會考的緣故。我並沒有擔心能考上與否,因為我不在意,這並不代表我的成續不好,而是我知道我的目標不僅如此。有時,我會獨自在洗手間裡,向著鏡子談天,主要目的是要練習一下溝通技巧和普通話。門鈴響了很久,媽也沒有應門,我放下手上的《海邊的卡夫卡》走出去。原來是隔壁的阿姨,我喊了媽一聲,又回到房裡,其實阿姨是將剛煮好的湯圓端來請我們吃的。本想等爸回來才吃,可是每年如是,人總是不見,等過沒完沒了,十年了,他還是生死未卜。

我是個不折不扣的獨生子,而且沒甚麼朋友,原因是,一.我覺得沒這種必要;二.我還未練習好溝通技巧。

Tuesday, April 01, 2008

儂本多情



“都唔係剩係話我地D男仔唔多情呀,有陣時多情都無用架,人地個女仔原來結左婚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