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9, 2008

昂然無懼

快要開始新一頁,今年的四月將會是我的分水嶺。月中,我便跟哥哥搬進新居,新居離現在的家只有五到十分鐘的路程,路程雖短,但這一小步,其實象徵著我脫離“家”的一大步。每天只想著擁有的私人空間,快要到手了,然而,對於遺下的家人,卻沒有半點牽掛。似乎我對於成立另一個家的概念還未成熟,因為我未有感到失去和牽掛。回想起兩年前搬到宿舍的日子,心情是多麼的興奮,而又正值當時自身的感情問題,令到宿舍成為一個避難所,成為一個證明自己獨立的地方,不論於家人或愛情。出師有名,日子過得特別快,兩年的時間就此過去,屈指一算,原來才回家只一年,我便又再離去。

在工作上,也會有很大的轉變。我這個連執筆做場記的人,也會令人覺得我本是一名機器組的人,有誰會想到,我會是飛機上“輕”聲問你,要紅茶還是果汁的 ﹣空中少爺,太噁心了吧。有時我會暗自覺得不忿,我自信認為我能勝任很多的行業,如果不幹,非不能而不為。我慶幸我出產於創意媒體學院,教我不安份,教我無限可能,當然也令我四年過後,更感到我們的專業並不屬於任何的行業,但其實求學本應如此。我一直深信,有態度,有責任心,每個行業都容得下我。經過一部電影製作的洗禮後,我也認為我會以這個行業成為我人生的主要職業。拍電影的過程實在太奧妙又詭祕,一個混合著名利和汗水,藝術和商業,創作與系統的團隊,過程中盡見一切醜惡和友誼。我相信未必再有一種工作是這樣子運作的。我的離開並不是因為錢或者受不了熬夜和人事,而是因為要證明我真正喜歡這份工作。如果對女人說這樣的話,一定會被人唾罵。對不起,我又跟應徵新工作的時候一樣,又談得太得意忘形了,不平衡。對於新工作,我是十分期待,雖然說穿了,我還是覺得這工作似是一份副業多於正職,可是我還會把它做好,這不是工作性質的問題,是個人修養的問題,所以我並不擔心以這個態度去接受這工作。藉著這個書寫空間,我要宣佈並記下,未來兩三年我的正職,這樣,可以算是對自己的承諾,也是一個對自己的警剔,我的正職是_編劇作家。

就這樣,我放下背包,拖著行李箱,繼續我的旅程。

PS:開始打這篇時,題目改了“心情仍然很爛”,但打畢後便想改一改。再看一次,竟發覺有黃志強的影子,真係你老味呀,黃SIR加油,一定得。

4 comments:

flykid said...

!

順風啊

張懷碑 said...

最緊要順水

flykid said...

哈哈哈!

順水,順水,順風又順水

Caramel said...

就是這樣了。兩條平衡線從不相交,步伐相距卻平均得叫人猶如同行一樣,得閒就隔岸講聲:「Hello!乜咁0岩呀?!」然後繼續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