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18, 2008

向左愛,向右愛


當我再次看這齣戲時,我喜歡了景喜,李恩宙。二零零三年,我熱戀中,兩對情侶四人的時光,原來是如此回憶的,但回憶當中,就只有回憶,沒有其他。她的笑容是我再也找不到的,原來當天晚上,我確切的擁有過。電影院內,我坐在近通道的位置,外面下著雨,似乎對我也沒有太大的影響,我記得那一刻我是幸福的。

差不多六年後,看過二手店買回來的影片,我認定了我喜歡的是李恩宙,並不是孫藝珍。結局是,景喜死了,與六年前的劇情一樣,景喜死了。片尾還未放完,我便聽著音樂,找尋著恩宙的事情。恩宙的造型,並不像景喜的一樣活潑可人,可是她每次咧嘴一笑,景喜就會出現。直至,我翻查到她離開人世的消息,她就死去了,恩宙原來三年前已經死去了。突然,心裡來了一陣寒。是因為六年前沒有去珍惜她?是因為愛上一個死去的人?是因為她真實的死去,換來一種藝人以外的身分,令我更真實地感到她就倚在我的膊上?我有點不信眼前的一切,雖然這已是三年前的事實。我甚至乎責備自己,三年前沒有為她哭過,把她忘記得一乾二淨。我記起她的笑容,記起她瞇著眼睛,記起她的淚水。第二天的晚上,看著特意買回來的《情約笨豬跳》,我再次遇上她,原來她並沒有死去,只是以另一種方式出現。我將兩齣戲緊緊貼著,一起放上我的影碟架,希望我不會就此忘記她。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