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4, 2008

煞了科




人生的第一部參與制作的電影已經完結,感覺好好,因為學到很多,但又不怎覺得自己長大,如常唏噓,感慨,但又對未來充滿冀望。開始慢慢學懂,在迷迷糊糊中生活,沒有既定的方向,但卻確切感受著生存的意義。

面對漆黑的大海,我毅然將開雙手,在打撈魚船的尾部,倚著攔扞,以腹部不斷測試自己的平衡點。老伯在燈柱上看著我形成十字一樣左搖右擺,突然喊出一大串日文,內容不詳,好像是甚麼甚麼島,我的XX島。差點被嚇得掉下海中,面前是一座禿光的大山,表面都是沙沙石石,臨近海邊的底部都是往裡頭斜入的,整座山就像蘑菇,沙石反著月光,分外鮮明。老伯正想全速前進,突然油箱亮起紅燈,螺旋槳隨即停下,因著水流,我們又慢慢飄遠那島,老伯口中唸唸有詞,還未是時候,還未是時候。那時,我的內心是極度失望沮喪,卻故作冷靜,安慰著老伯,而老伯對我未有理睬。多年後,站在老伯從未踏足過的島上,看著泛起陽光的海水,又再回憶老伯當年唸唸有詞時有點懼怕的眼神,才知道當時老伯看到的島並不是我看到的,而現在我站在腳下的,也不是我當年看到的。拾起背包,又再起行。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煞了科嗎?
很好, 讓腳步更堅定的走下去吧. 加油 !

林祖

flykid said...

上映要通知大家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