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4, 2008

煞了科




人生的第一部參與制作的電影已經完結,感覺好好,因為學到很多,但又不怎覺得自己長大,如常唏噓,感慨,但又對未來充滿冀望。開始慢慢學懂,在迷迷糊糊中生活,沒有既定的方向,但卻確切感受著生存的意義。

面對漆黑的大海,我毅然將開雙手,在打撈魚船的尾部,倚著攔扞,以腹部不斷測試自己的平衡點。老伯在燈柱上看著我形成十字一樣左搖右擺,突然喊出一大串日文,內容不詳,好像是甚麼甚麼島,我的XX島。差點被嚇得掉下海中,面前是一座禿光的大山,表面都是沙沙石石,臨近海邊的底部都是往裡頭斜入的,整座山就像蘑菇,沙石反著月光,分外鮮明。老伯正想全速前進,突然油箱亮起紅燈,螺旋槳隨即停下,因著水流,我們又慢慢飄遠那島,老伯口中唸唸有詞,還未是時候,還未是時候。那時,我的內心是極度失望沮喪,卻故作冷靜,安慰著老伯,而老伯對我未有理睬。多年後,站在老伯從未踏足過的島上,看著泛起陽光的海水,又再回憶老伯當年唸唸有詞時有點懼怕的眼神,才知道當時老伯看到的島並不是我看到的,而現在我站在腳下的,也不是我當年看到的。拾起背包,又再起行。

Wednesday, February 20, 2008

真係不擇手段!



友人看到的,不能不推。
一直都有天馬行空的想法,廣告這回事,可能性是無限的,不在乎你感受,只要你記住,發惡夢都記住,死未!
我都有諗過一個派傳單既好方法。唔覺意逐張逐張跌落地,啲人幫你執起既時候,都會望一望呀,又可以循環再用,一舉兩得。再唔係就係一野拋晒D紙上天,幾鬼震撼,唔執都睇下啦。突然諗起:3434343434343434343434343434級!

我痕你

不惑不解不知不罪
有時有地有序有人
不愛人者,人不愛之
愛人有愛人,常人也
愛人另有愛人者,人人得以誅伐,何以理
情情塔塔,生生死死,何以哀
朝朝暮暮,慘慘戚戚,何其哉
ON“車”為情
談天說地,不如(去)花天酒地
心裡有謎
似是疑非
不為人知
口痕
雞心
蘇麗珍

Monday, February 11, 2008

大年初一

深夜,總是因為假期的原故,執意要享受我的自由時間,帶著疲倦的身軀,卻仍然要呆坐於電腦前,重覆看著三十分前已經瀏覽過的網頁。熬不住了,就躺下。有時是精神上很疲倦,但總是蓋不上眼,身子總是輾轉;有時是頭痛得很,脖子也累了,可就是不眼睏。扭開收音機,凌晨節目如常地廣播,又是余宜發。

一個來電點唱竟能如此的感動,名字叫豬豬。例牌的開場白,嘩!我打左好耐先打到入黎架。以下是我透過電氣大波,而對豬豬既感覺。
豬豬是個加拿大華橋女性,移居多年,無論在港還是在加拿大,她都聽節目,上一次回港,已經是十六年前的事。於是,時差的原故,凌晨四時還在聽筒旁也正常不過,重要的是她帶著一種歡樂過來。談起寒冷的天氣,豬豬大喊在這邊的天氣還要比加拿大的冷,在加拿大到處都是Heater,家裡她只穿短袖的,開車到附近的Mall,Mall裡也有Heater,所以她還是穿短袖的。余宜發問,咁由Mall拿車的路係無Heater架喎?豬豬搶著說,哦,咁咪行快D羅。哈,行快D又暖D。豬豬的回答就是有趣。經過一輪與回流華僑有關的話題後,不知如何,話題就扯到發仔的假期上,剛剛到過日本,笑說旅行事。豬豬就在言語間,插入一句,係啦!你今年去左咁多地方。發回應,邊有呢,都係日本加拿大姐。豬豬就以高層的口氣,呀!可不是呢,你單是日本已經到過兩趟了,你還去了台灣等等,發仔也細心一數,原來是這樣的,連自己也忘了。由一位聽眾提起回顧的一年,發仔的確感到很意外。原來自己在深夜的說話,不開咪時的事情也總會有人知道。

到了最後,豬豬要他猜自己年紀,發仔由28歲開始數,數到60。豬豬的帶著 60歲的笑聲,帶我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