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11, 2008

草莓今夜藍



遲到左十五分鐘,睇少左十五分鐘既電影,睇多左十五分鐘戲院外既世界。

我以為的士就係最快既交通工具,以為坐上的士就可以解決晒所有問題,點知,最後都係徒勞。或者咁講,我賺左戲院外既十五分鐘。
如果十五分鐘內,我經過既路,睇到既人,原來根本就唔值得我去睇,根本就唔值得我去記起既話,我會用慢快門。既然趕著過馬路,差D俾的士撞到,但影響唔到我睇戲既話,我會用慢快門。既然玻璃門原來只可以拉,但係我唔小心推左一下,但係其他人又察覺唔到既話,我會用慢快門。而我上錯左一條落緊既扶手,差D跌到既話,我都會用慢快門。既然用左慢快門,十五分鐘唔會話多左,又唔會話少左既話,我點解唔可以用慢快門先,我又無搞亂D時間。總係覺得三個女人,有D似樣,又或者,可能鬼佬睇重慶森林都覺得林青霞同王菲一樣。但如果要我揀其中一個既話,我會好痛苦,因為我三個都愛。

草莓今夜特別的藍,不是特別深色、深藍的意思,而是一種特別的、不單單用一個藍字就能夠形容的藍,就好像猜不到我何時用慢快門一樣。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