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30, 2007

驀然回首

就這樣,時間沒有因為我的心情而改變,一秒的時間就是一秒,一分鐘就是一分鐘,不多不少。一年過去,驀然回首,舒一口氣,看到友人紛紛在博客回顧一番,並感恩感人,我也要來一個。

原來上年的倒數,我是一人在宿舍裡渡過的,為的就是張懷碑。一年過後,他已經有了封面,有了盒子盛起,他的名字傳到很多地方,我又似乎跟他混在一起。林袓說她做到自己想拍的故事,這讓我思索了一會,我做到了麼?嗯,似乎我答不出來,因為我又回復到上一年張懷碑還未出來的狀態,迷迷糊糊,希望這是個迎接另一位人物的先兆。無論怎樣,他好像我的兒子,成長了,也教曉我許多,也令我更了解自己,謝過所有催生他出來的朋友。

由決定考研到放棄,差不多是三至四個月的事,這一方面我懦弱,到現在我只能阿Q一點,短短幾個月的複習裡,我的中國現代文學也有了基本認識,是皮毛一點也好。全程投入工作,甚至放下了自己一年的心血,把整件事都弄壞,幸好我還知大家的厚愛,兩者都慢慢兼顧下來。對於工作,我的處事再可以成熟一點的。譚師父的寄語,我們應該有創作人的態度,創作人的紀律。我現在知道,令可老闆叫我馬虎一點,要不作為一個有作為的人,對自己還是有點要求,才有動力。
如果我考研成功,我已經身在北京,看到平生也未看過的雪,我可能跟兄弟哥兒們抽抽煙,喝啤酒,牛B牛B著,好運的,身旁還有一個北方美人女朋友,在火鍋店爛醉。不,也有可能一個孤獨在宿舍裡,說不定。想起當天的壯志考研,今天沒完成,可是得到的也不少,至少蓋過一切空談的感覺。

愛情甭說了。

家裡看似沒甚麼變化,或者,要我們看出他們的變化的時候,又是一場叫人苦惱的問題,容我自私的叫爸媽的時間停住。

旅行了一趟,也開了這個第一次,第二次又再叫我身體甦癢,看著我的銀行存摺,這第二次又似乎有點距離。生活原是無奈,又精彩。

2 comments:

rita said...

張懷碑,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想與你一起寫一個故事。

張懷碑 said...

有無性感兔先生角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