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29, 2007

咀妳

我個咀啊!右邊的腫脹似乎不會就此消去,下午播著<慾望的謊容>,教我真的有整容的念頭,早前,我常跟他們說,我可以藉著今次的受傷,順道可以改造一下我的豬唇,我亦想過此非虛言,一旦情況好轉,我就馬上去。但要我再每次吃飯都要逐少逐小的,把東西放進口內,這種生活,我決不想維持下去。

休養,可以看書。看回早前買下的<蛤蟆的油>,黑澤明的二三事,是一本以側面來寫電影的書,是他的生活,是他的態度的形成。果導曾經三番四次的推荐,說它的啟發性很大,今天知道箇中因由,原來如此。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