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4, 2007

今個聖誕好有趣

大家看到前post,就會發現我嘴唇貼了紗布,裝聖誕老人。
以下是一宗不可思義的意外。
事緣,友人與我一起預祝聖誕,到酒吧狂歡。在昏暗的酒吧裡,各人氣氛高漲,醉意漸濃,遊戲也愈來愈激。酒吧的人被分成兩組,兩組每個環節都會派出一個代表 單挑。遊戲種類繁多,有猜拳,有比試腰力。到我了!很緊張呀!看著對面組的大隻男,心裡不寒而栗,帶著醉意的我,大聲咆哮,以震士氣。進知對面組殺出一個金髮女郎,雖然比不上JESSICA ALBA, 但已經派了粒定心丸。我們的挑戰是。。。。由於大家都神智不清,遊戲名子也忘記了,依稀印象,我們要接吻的。
印象是,旁邊的歡呼聲。印象是,我倆愈來愈肉緊。印象是,有點頭暈。印象是,紅色的鮮血。那金髮女郎把我的嘴唇咬破,傷口就像把香腸界刀,再燒烤,肉就會卷曲起來。這樣形容有點抽象,但嘴唇也可以縫上六針,你可想象吧!友人陪我到急症室。
第一次,坐上白車。很久也沒有踏足急症室,裡面依舊有淒厲的親友呼叫聲,依舊面無表情的醫護人員,也有被打至頭破血流的年青人。女醫生像送我一條頸巾一樣,專心一致,一針針的把我的傷口縫合。
回到家中,只好以踢球弄傷為名,事實的真相,終究是有點難為情。

2 comments:

Kylie77 said...

这个金发女郎是不是男人办的!这般不温柔!气!

Ryan said...

如果真是男人扮的話,那我的咀就是無辜的犧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