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4, 2007

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

這是台灣的譯名,有點親切,比起香港的<我的母親父親>好一點。但依戲中的經驗來說,我覺得兩個也表達不來。
甫入戲院,投名狀的千軍萬馬在隔鄰傳來,可是並未影響影片的觀賞。一如友人所講,故事平淡得很,而平淡的生就如你我的生活教人感動。我一直認為,共鳴是一種力量,我想我的創作亦以此為本,個人與群體的界線,永遠都在摸索。雅也,如你我一樣。看過戲後,獨自走在回家路途上,心想身邊要珍惜的人和事有很多,而每個人生的階段,我們都會有所忽略,在求學和追夢的過程,我們欠下的數之不盡,要償還的也來不及。十五年後,母子相遇的一幕,直教我掉下淚。母親的辛勞並沒有太多的著墨,因為她的辛勞,雅也是一直知道的,就如我們一樣,只是我們未夠成熟,而父母也未老,所以我們會忘掉。
所有的情節都來得很自然,自然的離開父母,自然的成長,自然的拍拖,自然的頹廢,自然的醒覺,自然的離去。我並未有要求每個階段都把事情做好,但願我會活得自然。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