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9, 2007

疲憊的

忽然整個人的意志很強,縱使工作的勞累程度很高,但心裡感覺很舒坦。舅舅從日本買了一只森田童子的唱片回來。細嚼她的感傷,確實令人有點好奇,她為何會這樣做,是因為愛情嗎?話題又再鑽到心裡頭,就是那個快要綻放的女子,黑色的渾圓體。一點一滴的累積,就是這樣她就和我約好見面的地方,明年的暑假,一個渡假屋內。我多少都能感應到此行的用意,而本著而死相許的心態,我決定跟她見面。時間不多只有數十分鐘,但往後的時間,其實往後的時間也是在一起,可是我們已動彈不得了,我們離去了。她留下的只有一大串的秘密,而我是一個甘心為她守秘密的人。

No comments: